好亮

BCMF衍生不逆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颂歌(HW,ML,奇幻AU,之后会NC17吧)CH1

CH1

结束了今天最后一位预约病人, 约翰吐了口长长的气,头往后仰,半躺在皮质的黑色办公椅上,手指无意识的摩挲了下扶手。难得今天可以在傍晚就下班回家,或许还能照到一点暖暖的夕阳?
最后一位病人是一位男性纯人类,人类,约翰轻扣手指,他也曾经以为自己是这样一个脆弱又複杂的种族,谁会知道最弱小无力的族群,竟能强势的用基因来掩盖所有血统呢?
还记得几十年前人类满世界跑的情形啊,时至今日,一天裡几十个病人有一个是人类就能算是件希罕事了。

一阵手机铃响将约翰从回忆中拉扯回他的小诊间。
“格雷格?”
“约翰,”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急迫“你可以来案发现场吗?紧急情况,我知道你可能不……但这边需要你,我是说……”
对话尴尬地沉默了几秒,就在格雷格打算放弃并为此致歉时,电话另一端传来了约翰的声音。
“我会去的,把地址发过来吧。”他下意识地握紧手机,指端因用力而发白。
“谢谢你,人命关天,请尽量快。”

约翰一边穿上大衣一边腾空把文书资料整理妥当,分门别类的放进各自的资料夹中,一时之间,这个诊间空中顿时充满飞来飞去的资料与病例报告。
自从六年前约翰从新苏格兰场离职之后,他与格雷格还是是会出来喝一杯的挚友,即使在约翰从军去阿富汗之后也没断了联繫,约翰回伦敦后与这位探长有见过几次面,这几年偶尔也会从微醺的探长口中听见他们新聘到的顾问“真他妈聪明但简直要把整个苏格兰场都得罪光”之类的抱怨,但格雷格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向他寻求过凶案的帮助了
看来这次的事情可没那麽简单?

约翰伸手凌空一抓,一枝朴素的黑色法杖便出现在他手中,他摸了摸自己的蓝色口罩后将其戴上。
格雷格传来的地址在手机萤幕上写的清楚,约翰低声叹了口气,一转身,诊间便没有了他的身影。

到达案发现场后,他熟练的抓起黄色的警戒线鑽过去,几个老面孔的员警看到他先先是吃惊了下,打过招呼后给他指指格雷格所在之处后又快步离开。
约翰的口罩被刚刚蹲身的动作稍微拉下了点,他皱皱鼻子,一道道恐惧的气息在鼻尖围绕,对他来说,闻起来简直就是美好香甜的蛋糕,他赶忙将口罩戴好,捏一捏挂在自己胸口的月牙形项鍊,缓缓吐出一口长气。
格雷格从远处跑来,显然已经有人向他通报过约翰的到来,而探长脸上严肃的表情不禁让约翰心脏一沉。
金髮男子赶忙往前大步跑起来,格雷格看着一瘸一拐跑步的约翰后张了张嘴,最后却没有开口。
约翰在踏进一个用红色警戒线围住的区域之后,一股浓郁强烈的恶意溷着黏腻的血液气味喷涌而出,甚至口罩都不能抵挡住这种浓烈的味道,一波波的攻击拍打着他的神经,约翰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因这些味道而逐渐加快,但在这些複杂的气味之中,隐隐夹杂着一丝什麽似曾相似的味道……即将死亡的哀默与绝望……在阿富汗他经常闻见的气息!

垂危,濒死,失血过多,三个词顿时浮现在约翰脑海。
“快点,格雷格,跟我说清楚情况。”约翰可以说是用拔腿狂奔的方式往恶意最浓重之处飞奔而去。
“夏……我们的顾问不小心碰到陷阱诅咒,昏迷过去,还不停吐血,局裡的法师和医生都束手无策……”虽然跟在约翰旁边跑着,但种族的优势让探长依旧脸不红气不喘的说明当前情形。

约翰一进到房间内差点没被那股黏稠的死亡味道给呛住,在接触到那罪恶和甜腥交杂的气味刹那,他的胸腔似乎就要炸裂了,慾望在皮肤底下沸腾吼叫,约翰拉紧口罩抓紧项鍊,连忙把窗子打开,黄昏微沉的昏黄光线自外罩入,多少冲淡了一点那股味道。

倒在不规则形状的魔法阵裡的是一名已经成为尸体的男性,而在旁边血色魔法阵躺着一个黑髮的高挑男人,他英挺的面容早已被鲜红的血液复盖,胸膛的起伏微弱的几乎无法察觉。
即使不用法术,约翰一眼就知道了这个男人的种族。
血族,难怪格雷格会露出那种表情,失血过多对于吸血鬼们来说,简直是比木桩和银弹还恐怖的酷刑 。

约翰舔舔嘴唇,左手紧紧握住胸前月牙形的项鍊,右手腾空拿出一隻羽毛笔,直接在粗糙的水泥地板上刷刷的写起来,几秒过去,血色的阵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消散,那个血族的男子似乎停止了失血,但依然处在昏迷状态。
破解魔法阵后,约翰连忙来到男子的身旁,咬破手指用自己的血在男子身上画下强力的治愈咒术,他喃喃的咏唱咒语,暗蓝色的法师袍早被血液沾污,而约翰一心只在眼前垂危的生命上。
治癒术的光芒映照在约翰的脸上,即使口罩遮去了他大部分的神情,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还是让雷斯垂得有些失神,心底不禁浮现六年前约翰还在苏格兰场工作时的模样。

时间总是不留情的流逝,却依然留下了不变的美好。

“格雷格,送他去医院,快!”
探长连忙指挥部下将需要紧急输血的血族男子送上救护车。
“格雷格,我已经将那个魔法阵顺手解开了,咒语我待会儿……嘶!”而在这边,短时间内消耗大量魔力的法师从蹲姿站起来时,却膝盖一软,差点哉进血泊中。
“约翰!”探长勐地拉住约翰的一隻手臂“你多久没进食了!”
“几个月而已……”约翰揉一揉太阳穴,他的法师袍不知道什麽时候又恢復了乾淨的深海蓝。
“天啊!约翰!为什麽不直接吃这裡的……”
“会破坏现场。”
探长放开拎着约翰手臂的那隻手“我带你去苏格兰场,别拒绝,这是酬劳的其中一项。”
“……拜託你了。”
约翰被探长搀扶着站起,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但他心裡清楚那并不是因为能量缺乏造成的眩晕,他心裡反复想着刚刚咒语阵列裡不断不断出现的一个词。

“Moriarty.”

***

“我要见那个法师。”
“……抱歉?”
“你已经听见了,”夏洛克皱皱鼻子,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不喜欢同一句话说第二次。”
“……恐怕我不能答应你,”格雷格将一叠资料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这次请他来帮忙已经算是很麻烦他了,我不想再让他受到你的折磨。”
躺在床上的男人哼哼几声“藉口。”
格雷格懊恼的搓搓自己的眉间,躺在病床上还能这麽趾高气昂的指使别人做事的人,全世界也就只有这个福尔摩斯了。
“听着,夏洛克,我会问他,但别想我帮你说服他来。”
夏洛克挥一挥手算是听到了,随手拎过雷斯垂得带来的资料来看。
探长认命的拿出手机拨约翰的号码。

接到格雷格电话的约翰正在医院餐厅裡吃饭,其实他大可以不用吃普通人类的食物,他只要一个月进食一次他们种族的食物就行了,但这是他还是人类时早已养成的固定三餐习惯,至今也难以改变。
“格雷格?”
“约翰,很抱歉,”格雷格的声音听起来充满无奈“夏洛克,嗯就是昨天受伤的法术顾问,说他想见你……可能是有些问题想问问你……。”
想到昨天那个不规则形状的法阵和倒在血泊中的血族青年,约翰转了转眼睛。
“哦,我应该可以去,他在巴兹的221号房嘛?”
没想到约翰竟然这麽爽快就答应了,格雷格的思绪不禁停顿了几秒,他还以为约翰对于警局的事情是极为抗拒的……“好的,嗯,那就谢谢你了,约翰。”

“下午会过来?”探长一挂掉电话,背后就传来夏洛克肯定的声音。
“你是怎麽……?算了,别介意。”格雷格从椅背上捞起自己的大衣穿上“听着,华生医生是个好人,但我可包不准他听见你的话之后会不会狠狠揍你一顿,说话可别太刻薄,我警告过你了。”说完便离开了病房。

埋在资料夹后那头黑色的卷毛似乎连听都没听,兀自沉浸在案件的世界裡。
夏洛克翻纸张的动作忽然停下,他愣了愣,摸着资料上“顾问法师”那一栏的“约翰‧H‧华生”,露出了个微笑。

***

明明是血族的病房,窗户却大敞着让阳光直奔而入,整个房间明亮乾淨。
约翰进来时眯了眯眼睛,身体不自觉的在阳光下微微绷紧又再次放鬆。一般来说,血族都是畏光的,但这只吸血鬼青年似乎挺喜欢阳光?
“你好,福尔摩斯先生。”
一丝极不易察觉的血腥味飘进鼻子裡,夏洛克抬头看了来人一眼“阿富汗还是伊拉克?”
“什麽?你怎麽……?”

夏洛克打断约翰的话,直奔主题“我听说你是破解了那个命案的诅咒阵的法师,你能不能用拉丁文将当时你写的咒术翻译写下来,尽量快,鉴于你待会儿还得值班。”虽然是问句,但夏洛克用的却是命令语气。
“……好。”虽然满心疑问,但约翰还是忍住自己的好奇心,他直接从空中抓了一把,纸笔便自动出现了,他开始刷刷的写起来。

夏洛克突然笑了“有趣。”
“有趣?”约翰从书写中抬起头来。
“现在已经很少法师会拉丁文了。”夏洛克将手交叠,指尖顶在下巴“你是先试过别的语言,还是判断要用拉丁文,或只是习惯?”
约翰耸耸肩膀“习惯。”
夏洛克点头“记得也要画当时的魔法阵。”说完便安静下来等着约翰把咒语写完。

“好了。”约翰把纸张递给夏洛克。
夏洛克接过那张纸,状似无意的开口说“阿富汗。”
“是……你是怎麽知道的?你甚至知道待会儿我还要值班。”约翰惊讶的瞪大眼睛,这个男人甚至都没有用到魔法!

“你的髮型、站姿告诉我你是个刚归国不久的军人,你把衬衫的袖口捲起来了,所以我能看见你手腕以上的肤色相对白皙,鉴于国际情势,你去的是会晒黑的中东,所以是阿富汗或者伊拉克。你刚刚拿的羽毛笔有驻阿富汗军队的徽章,阿富汗,显然。至于值班问题更是简单,如果你待会儿要下班回家,你会把东西都带在身上,但你不仅没有,还将名牌塞在胸前的口袋裡,显然你待会儿还要值班,顺道说一句,你把你的法杖当作拐杖来使用,可见你的腿不好,但有椅子你却不坐下 ,你的心理谘商师认为你的跛足是心因性的,她的确没错。”
霎时病房内一阵静默。

“那真是……太精彩了,令人印象深刻,真的。”约翰眼睛睁大,惊奇之情溢于言表。
夏洛克眨眨眼,愣了下“……普通人可不这麽说。”
“不然他们都说些什麽?”
“滚开。”
他们的目光交叠,然后一起发出笑声。

胸膛隆隆的震动声让约翰感到意外的满足,他感觉那微妙而确实的快乐顺着血管流到四肢去,彷彿暖融融的阳光渗进他的血液裡去,有多久没这样笑了?

“不过,”夏洛克呼吸几口气止住笑意“你在找室友?”
“什麽……?”
“你身上所有衣物都是旧的,只有那件名牌外套是新的,显然你有一位有钱的哥哥,但你却不愿意接受他的接济,只勉强收了这件作为礼物的外套。你刚从军队回来,抚恤金和你现在的薪水暂时无法支付靠近工作地的住所,找个室友是你最好的选择,我在伦敦市中心看上了栋房子,房东跟我有些交情,给我点优惠,但如果能有一个室友来分担房租那是再好不过了的,你觉得呢?”
连珠砲般的字词一个一个鑽进约翰的脑袋,惊诧之馀,他对眼前这个苍白的血族青年又多了几分敬意“啊,那还……挺不错的。”

“我想毕竟我们同种族,一些生活习惯也还能适应,我思考时会拉小提琴,你能接受吗?”
“啊,是,对,”约翰明显有一瞬间的茫然“小提琴,当然。”
“你该去值你的班了,鉴于你在我这儿已经待了半小时。”
约翰发出一阵不知所以的笑声“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夏洛克福尔摩斯,地址是贝克街221B,你明天下午和晚上都没排班,但我认为你会比较喜欢下午,明天下午四点见。”
“明天见。”约翰笑着道别。

TBC

评论(6)
热度(135)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