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衍生不逆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颂歌(HW,ML,奇幻AU,之后会NC17吧)CH3

CH1 CH2

CH3

明明已是黄昏,阳光却还很明亮。

约翰首先蹲下来研究法阵的痕迹,相较于上次让夏洛克受伤的那个仍在运转的咒阵,这一次阵列的魔法运行显然早已结束,不过还是不排除有陷阱法阵的可能。

“有了。”约翰绕着死者用法杖在地上画了个极大的圆形,低声唸着众人听不懂的咒语,一个不规则的怪异形状随即在圆形的范围裡放出暗血色的光芒,约翰法杖的尾端也显出一样颜色的光。

残忍的恶意顿时透过口罩鑽进约翰的鼻腔之中,他左手握紧脖子上的项鍊长长吐气,右手抓着法杖用力敲击地面,一个较小型不规则的法阵便从其中浮上半空。

约翰放下法杖,他伸手抓了抓,抓出了枝羽毛笔,开始在地上写下破解的咒文。

夏洛克看的目不转睛,然而罩着深蓝袍子的法师丝毫没有察觉他探询的目光。

“好了。”约翰握着法杖从死者身旁离开,他微抬下巴“跟上次用的是同一种恶咒,陷阱咒阵也一样会使入阵者失血过多而亡。”

而原本待在一旁的卷髮男人当然立刻来到死者身边探查。

这是约翰第一次看见夏洛克在调查案子的模样,他一下蹲伏身体检查尸体一下又站起俯视,黑色的身影矫健如猎豹,眼神锐利发亮,他无法如同约翰一样施法,但显然非常瞭解魔法阵和咒术,这让夏洛克看起来意外的……迷人。

“约翰?你的看法?”
“什麽?”医生回过神来,为自己刚才心裡所想有些尴尬。
“你是个军医,还是法师,我需要你专业的意见。”

约翰把口罩拉下,戴上刚才格雷格给的一次性手套,走到尸体旁单膝跪下,把法杖放到一旁,约翰皱着鼻子翻开死者湿透的衣领和袖口,又伸手去压髋骨的几个位置,单手在尸体的衣服上画了几个焰金色光芒的圆形。

雷斯垂得是早已习惯约翰这样快速准确的调查作业,夏洛克却还没有见过,他一双冰蓝的眸子正紧紧盯着约翰的一举一动。

“死者是八十到九十岁的女性半人马,换算成人类约莫二十七到三十岁,死前维持着人类状态,死因是恶咒导致的严重脏器破裂,极大量的内出/血,这个恶咒同时还有限制死者行动的咒语,死者的声带受损,无声的痛苦挣扎了一小时后在四个小时前死亡。”约翰脱下手套重新用口罩摀好自己的口鼻,从蹲距回到了站姿。

夏洛克看着他“出色的法师。”
这句话让金髮男人红了脸,他搔搔自己的鼻头,语气还挺腼腆“啊,那个,谢谢。”
格雷格则一脸喉咙卡了骨头的表情。

夏洛克紧接着又开口,他的眼神闪闪发亮“死者是个护士,在圣汤玛斯医院工作,今天她值早班,正在要回家的路上,却在路上遇到某个人,然后被带到这裡来杀害,如果连她是个护士都查不出来,苏格兰场的集体智商真得去医院好好检查。”

“夏洛克。”格雷格无奈的叹气。
“你所有证物都给我看了?你们在她身上有找到手机吗?”
“是的,而且没有手机。”
“苏格兰场的智商……”
“夏洛克!”

夏洛克翻了个白眼“她胸前的口袋裡有这个。”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张被水浸的烂煳煳的工作证“她有带工作证,表示她今天得去工作,今天伦敦一直到中午才下起雨来,如果她是下午班,她不会忘了带伞,结论:她下班时遇见了某人,某人就是那个会用咒阵的连环杀手,然后将她带来这裡杀害。而鉴于这个连环杀手前几个受害者都没有共同认识的人,随机杀人的机率比较大,如果是遇见熟人,比较大的可能是共撑一把伞,如果是陌生人呢?那这个人会是一个出租车司机,鉴于他相当擅长恶咒,我们的杀手是位明明学过法术,却又去当出租车司机的纯人类。”

“真是无与伦比”约翰忍不住地赞叹出声。

雷斯垂得和夏洛克勐地转头看向他。

“你知道你说的很大声吗?”
“哦,抱歉。”
“哦不……那……没什麽关係。”

“不过话说,”格雷格打断这令人脸红的尴尬时刻“为什麽是出租车司机?”
“外面下着雨,”夏洛克夸张的语气说道“难道你想冒雨回家?”
约翰恍然大悟“他可以毫不费力的将受害者带来这裡。”
夏洛克贊同地点点头“都市中的隐形车,可以完全信任的陌生人,这个案子结束了。”

雷斯垂得连忙走了出去,吩咐小队众人儘快准备调查,夏洛克则一脸意味深长的望向约翰。

“约翰,”
“怎麽?”
“去吃个饭?有家餐厅的老闆我认识。”
“可是你应该没有习惯吃……?” 
“对,但根据我的观察,你还是有吃人类食物的习惯。”
“这你又是怎麽看出来的?”
“这很简单……”

两人相偕走在黑夜中,街灯静静照耀,远看彷彿身体发出了一圈银光,温暖光亮。

***

约翰和夏洛克一落座,立刻就有一个看起来圆圆胖胖的中年男子前来打招呼“哦—夏洛克—。”

“安吉洛。”
“今天你跟你约会对象的所有餐点都不用钱,我亲自烹煮。”

约翰闻言迅速的把埋在菜单中的头抬起来“我不是他的约会对象。”

安吉洛却没有理他“这个人,”满脸亲切笑容的老闆拍拍夏洛克的肩膀“他帮我洗脱了杀人嫌疑。”

“我向雷斯垂得证明在一场重大凶案发生的同时,安吉洛正在某医院的血库偷窃大量血袋。”

“哈哈哈,夏洛克先生人非常聪明非常好,他可是帮我免去了牢狱之灾。”

“你还是坐牢了。”

这个有窃盗前科的吸血鬼也不甚在意,又露出那个大大咧咧的笑“我去帮你们把蜡烛拿来,增添一点浪漫气氛。”

“我不是他的约会对象!”

不过即使是这样大声的澄清,安吉洛似乎也不放在心上,法师抓抓自己的脑袋瓜看向夏洛克,却发现难为情的好像只有自己,顿时心裡又更加尴尬了。

他不安地挪了挪身体,还不太习惯跟别人一起坐在餐厅吃晚餐,医院餐厅算是个例外,因为没什麽人愿意去……基本上他都不太想去人多的地方,人多就代表令他头晕目眩的味道将是更多,但他是医生,所以医院是无法避免必须忍受的,也还好那些味道不是会无时无刻散发的……

安吉洛如他所言的拿来了蜡烛,约翰甚至来不及说出第二次拒绝的话,热情洋溢的餐厅老闆又飞快的跑去继续料理餐点了。

“我得查到那个恶咒的源头。”夏洛克突然开口。
“什麽?”
“要是那个司机落网了,苏格兰场没有什麽正当方式能逼他说出他是从哪裡得到这些诅咒的知识的。”
“……你这麽肯定我们不能从他口裡撬出哪怕一点消息?”约翰拧紧双眉。
“恐怕他会选择自杀一途。”
“他也有可能是自己研发出那种恶咒的啊。”
夏洛克一双通透的目光看像约翰的眼裡“哪也得听他亲口讲才行。”

被盯住的男人不安的动了动,夏洛克的目光让他不太舒服“那你要怎麽从那个凶手口裡挖出消息?”
“所以我需要你帮忙我找出那臺车的确切位置。”
“这可能很难办到……”
“这很难?”夏洛克舔舔獠牙,这个举动让坐在他对面的法师一瞬间的失神“难道你刚刚都没有注意到受害者的头髮?”
“头髮?”
“这很明显,这位女性的头髮左边髮尾缺了很大一角,她用身上化妆包裡的剪刀剪了头髮,试图给我们留下讯息,可惜没有人发现,除了我。”夏洛克不知道从哪裡拿出了一根金色头髮递给约翰。
“……”约翰捏着那根头髮,表情精彩纷呈。

夏洛克定定的看着约翰,坐在他对面的男人一头金髮在昏暗的灯光下熠熠闪光,其实他也不太确定约翰会不会帮助他,不过他都请约翰吃饭了,就像普通人们会做的那样,约翰应该不会拒绝……吧?

此时安吉洛上菜了,还贴心地拿了两杯溷有血液的红酒。

约翰倒是没什麽精神吃饭了,本来这顿人类式的晚餐对他就是可有可无的,他胡乱扒了几口饭菜,正准备拿起红酒要喝的夏洛克手机却响了。

“喂?”

年轻血族原本淡定的表情瞬间变的凝重,甚至蹙紧眉头,看见这样的夏洛克,约翰心裡喀磴一声,警铃大作。

“怎麽了?”

“雷斯垂德说,”夏洛克停顿了语句,眯起双眼“英国没有任何一位登记在案的纯人出租车司机。”
约翰呆滞了几秒,随后像是想到了什麽似的倒抽一口气,他睁大了眼睛“天啊,该不会……”
“是的,我想他应该是跟你一样的状况。”
“我以为我是……罕见状况。”
“当你排除了所有不可能之后,不管剩下的那个再怎麽不可思议,也会是答案。”

约翰二话不说,直接将那根属于受害者的头髮拉成一条发光的直线放在桌上,他嘴裡念念有辞,然后手往上一拉,就从头髮裡拉出一张地图*,地图上有个固定速度一直在跑的红点,凶手的车。

“……正好就在这附近?!”
“看好。”
夏洛克夺过地图看一眼就立刻走出餐厅,约翰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

一台出租车就停在餐厅出去的街口。

约翰嚥下一口唾沫,突然想到莫兰威胁似的话语,浑身都不太对劲,为什麽这台出租车会停在离他如此近的地方……?

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车牌号码,却看不清弯下腰的夏洛克与那出租车司机究竟在沟通或是做什麽其他事情,约翰知道夏洛克走路摇摇晃晃的,是在装作一个想搭出租车的醉鬼,他是相信夏洛克的能耐,却因为那司机和莫里亚蒂间可能有的潜在关係而不太安心。

“啊,夏洛克又来啦,”安吉洛突然走过来“他以前就常这麽干,要我像对待一个醉鬼一样的把他丢出我的店外,伦敦有他打击犯罪是再安全不过了,他的勇气与智慧足以让每一个血族都臣服在他脚下啊!”

远远地,突然瘫软的夏洛克被出租车司机扛进出租车裡,约翰看见这副景象勐然从座位上站起,心脏简直都要停了,他似乎还能听见夏洛克大叫自己名字的声音。

“喔别担心,这肯定是夏洛克的计谋,他总是有计谋。”安吉洛按住约翰的肩膀安抚他。
“对,但是这次出了问题。”

但等到约翰冲到街口时,出租车早已不见踪影,徒然留有一地的恶意气息,而这股味道也随着风渐渐消散了。

*:这边参考了雷神3裡,奇异博士的删减镜头。

TBC

这次更新比较短,不过你们知道的,吊胃口是我最爱做的事情啦啦啦 

找敏感词找的泪流满面啊...修了几次终于出去了

评论(4)
热度(84)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