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不逆嘎嘎嘎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颂歌(HW,ML,奇幻AU,之后会NC17吧)CH4

CH1 CH2 CH3

CH4

夏洛克呼吸急促,全身瘫软的歪在出租车后座上,他神智清醒,开口说的话却模糊不清。

“这系……是……去、去喇……哪里?”

“您的临终之地,先生。”

“我知道您现在大概不敢相信您遇到了什么,不过您要怪就怪命运吧,您可以趁现在先想好您的遗言。”司机斑驳苍老的声音从前座幽幽地传来,些微颤抖的声音暴露出了这个罪犯的兴奋,他显然为了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而感到快乐不已。

夏洛克转了转发亮的眼睛,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

***

约翰哪里也没去,仅仅是站在原地,他以为自己能够想到些办法或是一些能派上用场的魔法,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不该这样的。

莫里亚蒂的目标是他才对,如果那家伙都已经让出租车司机来到这里,为什么被抓的不是他而是夏洛克?不,是那个出租车司机,是他在找下一个受害者……如果是他被抓走的话,那么夏洛克……

如果是他被抓走的话,对……对!夏洛克一定已经想好了计划!他一定有留下些什么!约翰连忙跑回餐厅拿那张被夏洛克随手一丢的地图,一个明显的红色光点沿着道路缓缓行进,向约翰昭示着这个杀人魔鬼的踪迹。

约翰盯着地图上移动着的红点,他已经掌握了这台出租车的位置,随时去找夏洛克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约翰捏紧地图,这不是夏洛克需要的。

诚如夏洛克所说,一旦凶手落网,极有可能会为了要隐藏恶咒来源而自杀,遑论这点,窝藏在凶手背后的莫里亚蒂恐怕也不会让他久活。况且他们还不清楚这个司机的能力究竟是虚有其表或是真如表面上看来那样可怕,如果他贸然去到凶手的面前,恐怕他与夏洛克都会有危险。

唯一能让夏洛克亲自确定幕后主使的方法就是让他有时间向凶手套话,约翰当然不愿意暴露自己与莫里亚蒂的过往,也不希望夏洛克因为这起事件而置身于危险之中, 但是……如果有什么人能够让这世界上不再有生命因莫里亚蒂而消失的话,那个人就是夏洛克了。

他所做的仅是等待,他也只能等待,夏洛克肯定在看见这张地图之后便把所有计策都谋画好了,约翰将赞美的语句吞下肚,心脏紧张的砰砰像是战场上的枪击。

约翰却没有意识到,或许在第一次见到夏洛克的那个夕阳灿烂的下午,自己已经对他倾注所有信心,心中的希望宛如废墟重建高城。

***

出租车缓缓停下,一座黑漆漆的双栋学院透过车窗倒映在夏洛克的眼中。

“先生,我们到了。”头发斑白的司机打开车门,跟之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装束比起来,他身上多了一件鼠灰色的法袍,手里拿着一根铁制、顶端装饰着蝙蝠翅膀的法杖,他挥动他的法杖想要利用法术将夏洛克移出车外,却没想到却因为年轻血族的高大身材而遇到阻碍。

“窝……我自唧来……”夏洛克挣扎的声音传来,他满身大汗,围巾都已经全湿了。

“先生,我可不认为您现在能凭自身力量行走。”司机轻蔑的响应,他干脆直接收回法术让夏洛克从空中掉落,摔回座椅上。

“我不能?”夏洛克发出一声嗤笑直起身子,在对方惊讶的视线下直截了当地走出来,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他拨拨汗湿的头发,露出一个属于吸血鬼的苍白笑容,宣告胜利的意味显而易见“你要让我去哪?带路吧。”夏洛克并不是没有吸收药剂,但他血统特别,加快新陈代谢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纯血的能力本就难以预料。

银白色的月光在这处没有一丝光亮之地很好的起了照明效果,夏洛克的脸一半阴暗一半明亮,让他的笑容有种不容反抗的气势,彷佛透着光的千年寒冰,是渗着冰冽的幽暗与光芒。

这个出租车司机努力抑制住自己的颤抖,他不安的将重心换了另一只脚,他想都没想过竟然有人能够抵抗过迷藥,却又假装自己浑身无力的任他摆布,他完全猜不透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心中的想法……但若是能夺取这样一个男人的生命,那将会是他此生最值得夸耀的罪恶之一,脑中满是杀人念想的法师深吸一口气“那么来吧,先生,你将会见识到我是如何让你一步步踏入死亡的。”

他转身走进建筑物中,往地上敲敲自己的法杖,一层红色的的光就以建筑物为中心以圆形状散了出来,它滑过夏洛克与施术者的身体,定在距离出租车三公尺处,红色的光芒在数秒后消失,夏洛克仍能感受到有一股强大的魔力以建筑物为圆心形成了一个半球体的大罩子。

“走吧,先生。”一头白发的法师说道,脸上的笑容又回到了初始的别具信心。

***

红点停下来了。

约翰决定让那红点停个五分钟,好让夏洛克有时间可以获取足够情报,他也打了电话通知格雷格,而探长告诉他那里极为偏远,警车恐怕在短时间内无法赶到。

这五分钟过得极为漫长,他信任夏洛克,但还是会担心他,毕竟他们的对手已经用极其残忍的方式杀过两个人了,还曾经让夏洛克中了陷阱法阵,不管那恶咒究竟是不是他亲自设计的,能够犯下那两起凶案就已经足够证明这个凶手的凶残。

约翰捏着地图,心神不宁的等待五分钟过去,他知道夏洛克需要一点时间,却不能够确定这个时间究竟是多久,不安的感觉盘桓在他的胃部,如同蝴蝶翩翩起舞,他默默的反复背诵地图上出租车最后停留下来的地址。

当最后一秒结束时,约翰立刻敲着法杖来到了凶手出租车的所在地。

“该死!”凶手在建筑物的外围下了咒语禁制的结界,在这结界的范围以内任何除了凶手本身的人都不能使用法术,甚至在外的人也不能对内施加任何法术,他不该等那五分钟的,约翰的眼睛熠熠着星星点点,口罩下的表情严肃。

约翰将自己的法杖收起,法师袍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军绿色的外套,他在这件外套左缘画上一个六角形,左边口袋便鼓起来,约翰深吸一口气踏入结界之内。

浓烈的恶意扑鼻而来,约翰感觉到自己突然变得飞快的心跳声,左手紧紧握住项链,月牙型项链的尖角刺的他手掌发疼,这很好的保持了他的神智清醒,找到夏洛克,约翰华生,现在能及时帮助他的只有你了。

***

夏洛克脸上挂着冷淡的表情,他跟着凶手来到一间空荡荡的教室“所以?”

法师带着自信的笑容挥动法杖,两个不规则形状的法阵随着他的动作渐渐浮出地面“我现在就来向您解释吧,先生,”法师脸上的老花眼睛映不出光芒,反倒让他的表情在这处阴暗之地更加晦暗不明“这里有两个法阵,一个会让你受尽折磨死去,另一个则是会让你减寿五年,你得在这两个法阵中做出选择。”

“……就这样?你真令人失望。”

“不不不,先生,远不及此。”法师笑出一口白牙,他尖锐的犬齿尤为明显“你选择其中一个,我就会踏入另一个,我们当中有一人必定无法走出这个房间”

夏洛克缓缓扬起下巴,眼睛却还盯着得意洋洋的法师“那如果我什么都不选呢?”

“很抱歉,先生,在这个空间里能使用法术的只有我而已,我可以现在就将你杀死。”

夏洛克看着法师,他一步步的接近这个年过半百的老法师“你应该知道我们吸血鬼的本能吧,那可跟你们所谓的法术一点也沾不上边。”

“我清楚的很,你想化成蝙蝠的样貌逃跑?或者你觉得你能让我被你迷惑吗?想清楚了,先生,我活到这个岁数还没听过有哪个吸血鬼可以迷惑自己同族的。”

“啊,”夏洛克半瞇起眼睛“那你是个血族啰。”

“你一定认为有法力的会是纯人类吧,先生,我确确实实是个血族,我相信从我身上你也能够闻到血袋的血味。”白发苍苍的血族耸耸肩,他毫不畏惧的盯视夏洛克光彩琉璃的双眼。

“的确能闻到,”夏洛克点点头,后又歪着头,似是不解的样貌“那你又为什么能够拥有魔力?还能使用恶咒?” 

“当然,我的魔力不是天生的,但这世界上到处都是交易,咒语也能透过交易得来……”

“你的能力是换来的?用什么换?跟谁换?”

“当然可以换了,只要你能够用正确的方式念那个名字……”司机的语句猛然停下,他连忙低下头,不再与夏洛克对视。

他竟然被迷惑了。

这个与他对峙的年轻人,不,至少外表看起来是个年轻人的血族,他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再次抬头,法师已经不敢直视夏洛克的双眼“先生,我们还是尽快完成这场博奕吧,您得知道,就算您的迷惑能力出众,您还是无法从我这边逃脱的,今天必定是你的忌日了。”法师伸手一推,其中一个法阵就移动到夏洛克的面前“现在,选吧。”

“这是机率。”夏洛克说。

“这是智力的比试,先生,”法师脸上漾开一个让人不舒服的笑容,他依然没有与夏洛克对视“我看的出来您极为聪明,难道您不想看看您选的是不是正确的吗?”

“这不过是机率问题,甚至连机率都称不上,”夏洛克说,他吸血鬼的利牙渐渐展露“不管我选哪个都会死,你早就在可以活下来的咒阵上下了陷阱咒术。”

***

约翰迈开了腿奔跑在建筑物的走廊之中,恶意越来越浓厚,甚至口罩都没有什么用处,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快的根本不正常,但此时此刻他也已经顾不上了,他只要一想到夏洛克处于危险之中,就恨不得能用飞的立刻找到凶手,约翰现在满脑子都是要快点将夏洛克救出来的想法。

月亮似乎完全被云朵遮挡住了,四周一片漆黑。

当约翰赶到夏洛克与犯人待着的教室时,隔着门上窗户的画面差点让他那颗原本跳的飞快的心脏骤然停下。

右边墙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砸裂了个巨大的洞,夏洛克满嘴鲜血,他飘浮在半空中但还在不停挣扎,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两只手臂都是血,他浑身颤抖,高举着法杖对准了夏洛克。

“夏洛克!!!”约翰大叫。

他掏枪的动作是那么理所当然,甚至完全没有经过思考,直接射中老人的手掌,他的法杖匡的一声落下,夏洛克也因为咒语突然中断而摔到了地上。年轻的血族立刻把法杖踢个老远,压制住老人的双手让他无法施咒。

“说!那个名字是什么!”

失去优势的老法师咬紧牙关沉默,手臂出大量血已经令他痛苦至极,手掌传来的痛楚更让他头昏眼花直冒冷汗,夏洛克的獠牙还低着鲜红色的血液,见凶手没有说出答案的打算,他气得加大施压的力道,被他压制住的老人忍不住痛呼出声。

“名字!”

“莫里亚蒂!”

说完,他便昏了过去。

“夏洛克!开门!”约翰猛力的踹着紧锁的门,从门缝里流出的浓浓恶意早就无法阻挡,约翰此时一颗心却都挂在里面人的生命安危上,夏洛克咬了那个坏蛋的手臂,却又中了法术所以不停吐血“不要睡着!夏洛克!”

一个血族怎么能在两天之内失去这么多血液,这会性命不保的!门终于打开了,约翰三步并两步的冲到夏洛克身旁。

“约翰,我没事,”夏洛克看着焦急地绕他转来转去的约翰“我才刚中他的法术没多久你就来了,我身上大部分都是他的血。”说完这句话,他却咳了一声,又呕出一滩鲜红色的血。

“我们得离开这个结界,在这里我不能帮你治疗咒术造成的伤害,快走。”约翰将夏洛克的一只手臂绕过自己的脖子,搀着他急急地走出去。

约翰没注意到夏洛克别有深意却又蓦然温暖柔和的眼神,卷发男子在下个瞬间就从他身旁消失,同时间,一只手掌大小的黑色蝙蝠躺进约翰温暖的手心中,约翰还来不及惊讶,就看见这只蝙蝠委以全部信任的眼神,牠就这样在他手掌中睡着了。

月亮从云朵背后露出了头,静静地用月光织成一层薄纱,柔软的披在奔跑中的金发男人的身上。

TBC

其实你们看到所有写着“老人”的地方我都很想改成“老司机”

话说我好像把夏洛克写的太弱啊QQ其实他真的很厉害的!!他只是一直在隐藏自己,就跟约翰一样啦!

评论(4)
热度(70)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