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不逆嘎嘎嘎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Soldiers Today(HW,S4,第二人称,一发完)

在221D发过了,发到这儿来

-------------------------------

约翰华生是个军人。

关于这点你从未怀疑过。


他温和而坚定,强大而仁慈,儘管他总是笑得无害又柔软,但只要任何人看过他拿起枪枝的模样,就绝对会相信他是个上过沙场杀敌的人。


军人和医生都为了生命战斗,不过约翰军人刚强的个性总是与医生的温文融合,这造就了约翰的温柔坚强,却也使他军人的那一面总是潜藏在心裡深处。


而直到今日,你才终于看见过去那个总是走在硝烟里的前诺桑伯兰第五明火军团的军医。


***


"今天我们都是军人!麦克罗夫特!而那代表不管什么发生在我们身上都必须勇往直前!"

你勐地抬头看向约翰,觉得有些什么因为这句话而从心深处浮出,然后层层包裹,变成一道柔软但坚强的外壳,支撑住你逐渐破碎的理智。


军人,是的,天空中有一个惊慌的小女孩,有一架将要失事的飞机,不管敌人究竟如何,你都必须坚强,必须勇敢,这不是游戏,是货真价实的生命。


欧洛丝擅长玩弄人心,但你有约翰,他就是你的心,你的坚强,你的勇敢。


“你可真是懂得轻重缓急。”麦克罗夫特面无表情的讽刺。

“我的轻重缓急刚刚害死了一个女人!”


你彷佛看见身处部队的约翰,他天天面对死亡,却对生命保有坚定信念,这在伦敦与你一同拯救受害者的医生约翰不一样。


身处未知危险之中的他感觉更为凛然、更为强大,他哀悼已逝去的,拯救将临危难的。

你想着,其实欧洛丝最大的敌人并非是你或是麦克罗夫特,而是在这裡看起来最为弱小,实则为最强大之人的约翰。


欧洛丝在游戏裡将将无辜与负罪之人皆扔下海,这让约翰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你很清楚高道德感的他总是容易感情用事,但这就是他所强大的原因。


“别被她牵着鼻子走,约翰。”

“牵着鼻子走?”

“今日,你我都是士兵。”

约翰挺挺胸膛,昂首阔步的进到下一个房间。


正义感,约翰总是如此。

你想到约翰的另外两个身份—丈夫与父亲。

心裡莫名窜出一阵撕裂的酸涩,但你早已经习惯忽略,约翰从来都不只属于你,即使玛丽已不在人世,约翰依然深爱她。


你知道你输在哪。

那句“我爱你”你始终无法对约翰说出口,你只能在他的婚礼现场说着没有人能懂的告白。


你甚至不瞭解自己为什幺这么爱他。

如数年前巴斯克维尔得那个早晨你对约翰所说的话,约翰并非光的本身,而是光芒的导体。但数年后的现在,你却发现约翰就是你的水,你的空气,你的阳光,如果没有了约翰,你连呼吸都艰难。


爱,多么艰难又容易。


世事总是讽刺。

你要藉由一句不真心的“我爱你”来拯救末莉的性命,顺道伤透她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而你真心所爱的人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目睹这一切的发生。

你不爱她,却毁了她。

你深爱他,却得不到他。



“军人?”

“军人。”约翰点头,眼中坚定更甚以往。


***


夏洛克一向强大,你心想,即使他的外表看起来苍白瘦弱,但其实他肌肉线条修长而有力,空手搏斗恐怕还不输你这个前军人。

虽然夏洛克定义谘询侦探的工作为排解无聊,但你知道,他一直在拯救世界,无数生命都因为他那颗珍贵聪明的大脑而获救,他的工作就跟军人一样,奉献自己于广袤生命。


或许从某方面来说,夏洛克·福尔摩斯比你更像一个货真价实的军人。


我爱你。

你几乎是与夏洛克同一时间说出这句话,只不过他的声音清楚有力,你的声音低沉如碎语,就在说出口的那一刹那,你听见一声碎裂的声音,你知道那不是末莉,那道声音来自你的身体深处。


你是如此仰慕他,崇拜他,渴求他,爱他。因此一句"我爱你"都能使你溃不成军。


坚强,约翰华生,你可是个军人。

你对自己这样说。

你要救的人不只飞机上的小女孩,你还要保护夏洛克。


“军人?”

“军人。”你彷若在夏洛克眼裡看见一闪而过的脆弱,或者你只是看见自己的倒影?


***


幽深的井,稀微的月光映照在水上,照出粼粼波光,亮晃晃的像是刀子的锋芒,一下一下的割进你的眼中。

你正在想如果你死了,夏洛克会怎么做,即使你一直想要他能懂你的感情,但这时候你反而希望他是个纯然的高功能反社会,这样他就不会体会到失去好友的痛苦……就像当年的你。


但你相信夏洛克一定会来救你的,如同以往的任何一次。


井水已经来到你的鼻子,你大力扑腾挣扎着呼吸空气,但涌进你气管及口中更大部分是散发死亡气息的井水。

这次轮到你了,只不过你连一句“Goodbye,Sherlock”都没办法对他说。


你想活着,你一直努力在各种危险中活下来,你没有死于战争的子弹,你没有死于回国后的抑郁,你没有死于伦敦恶棍的刀枪,而是将亡于最好朋友的妹妹的游戏里。

或许这样也不错,毕竟你爱了夏洛克太久,很累了。


这还是一个算不错的结局,至少夏洛克还活着,只要他活着,那就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安慰与希望。


从井口窜入的灯光让你想起安吉洛店裡的蜡烛,是夏洛克。


虽然又迟到了,但你知道夏洛克总会来的,他总会来的。


***


你差点失去约翰。

你很清楚再晚来几十秒,约翰就会窒息死亡。

这个讯息让你的大脑拒绝运作,你知道这不是欧洛丝或者任何人的错,却不免有几丝怨怼从心裡升起。


你看着约翰包着毯子瑟瑟发抖的模样,多么想要给他一个温暖的怀抱,你做不到,也不能去做到。


“夏洛克,”

“哼?”

“……不,没事。”


你不知道约翰突然叫住你是想要说什么,你痛恨一切你无法解决的谜题,却着迷于世界上最多谜题的男人,约翰,显而易见。


约翰很累,警车后座并不舒服,但他还是睡着了,他沙金色的脑袋轻轻枕在你的右肩上,头髮搔得你脖子有点痒。

你伸出左手将约翰渐渐滑下去的头扶回原本的位置,然后放轻动作,将右手绕过约翰的腰轻轻揽住。

约翰的肚子随着他的呼吸在你的手掌下一上一下的起伏,你几乎能够听的见你和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两个扑通扑通的声音渐渐交会融合,谱出一首你觉得今生听过最有生命力的乐章。


或许这就是一整天的劳累下来,上帝所能给与你的最大安慰了。


警车将你们送到约翰的家,即使睡了一觉,约翰依然看起来很疲惫。


你们两个都没什么食慾,毕竟经历那样的事件,一晚安适的睡眠是你们最需要的东西了。

约翰在屋裡忙进忙出,试图给你整理一窝温暖舒适的床铺。


“约翰,别忙了。”你径直走进约翰的房间,倒在他的床上。

你听见好友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走过来掀开被子,躺进你的身旁。


你们背对着背,你却不因此感到疏离,或许这就是约翰华生和夏洛克福尔摩斯,你们永远守护着对方的后方,永远是彼此的后盾。


你突然想吻他。

其实你想过吻他非常多次,但你总是退却,你知道你可以假借实验的名义来解释吻的行为,但你自从那两年之后就再也不想骗约翰了。

你也不想再骗自己。


“约翰。”你转过去,视线直直投向他的背部。

“什么?”

在他转身之后,你靠过去吻了他的唇。


***


夏洛克说过,这世界没有英雄,就算真的有,他也不会是其中一个。

但他错了,夏洛克福尔摩斯就是个名副其实的英雄,他拯救伦敦,拯救世界,一次又一次的拯救你,甚至是玛丽和罗莎。

所以你曾经对自己发誓,要成为他最坚实的后盾与盟友,永不抛下他背叛他或放弃他。


但你食言了。

失去妻子的痛苦,对于女儿的歉疚,你把这一切化成怒火转移到夏洛克的身上。

你比谁都清楚,那是玛丽的选择,也是她身负的罪愆,那不会也不应该是任何人的错。


而你竟以最残忍的绝情对待你此生唯一的挚友,你最爱的人。


于是当他吻你时,你推开了他。

他眼裡的失望那么清晰,锐利的割痛你的心脏。


“约翰,我很抱歉。”他的声音听起来如三尺寒冰。

“不,不,夏洛克,”你握住他的手,这双白圌皙修长的手这么冰,这么冷,简直不像活着“你值得最好的,夏洛克,我……”

“约翰,你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夏洛克的声音蓦然温和了下来“你是我遇过最勇敢,最善良,最有智慧的人,约翰,我是个荒谬的傢伙,是你温暖而坚定的友谊拯救了我。”


你竟然控制不住眼泪,从九岁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你脸上的泪水佈满你的脸庞,夏洛克手忙脚乱的为你擦去眼泪,而你只是大睁着眼边流泪边看着夏洛克拿起棉被或床单往你脸上抹。


“蠢蛋,彻头彻尾的该死的蠢蛋。”

“约翰,我不是……”

“我是说我。”


你从不敢妄想的梦竟然在刚才实现了,内心一波波升上的暖意促使你抱住这个你深爱的男人。

夏洛克迟疑了一阵子才将双手放上你的背部,形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拥抱。


这个你深爱的男人也爱你,多美好的事情。


今日的忧虑与疲累在内心安稳下后又重回他们的眼皮,约翰的头枕在夏洛克的胸怀之上,夏洛克的下巴轻轻搁在约翰的头顶,静谧而温暖。

月光轻轻洒落在相拥而眠的两个男人身上。


他们浪费太多时光,但终归是属于彼此的怀抱。


END


评论(4)
热度(51)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