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衍生不逆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毒瘾[BCMF拉郎,Patrick MelroseXLester Nagaard]

I do not love you as if you were salt-rose, or topaz,

or the carnation-arrow begot in flames.

I love you as certain dark things are to be loved,

in secret, beТWeen the shadow and the soul.

我爱你,不是把你当成玫瑰,或黄宝石, 

或烈焰浇制的康乃馨之箭。 

我爱你,如同被爱的黑暗之事

隐秘的,藏于阴影和灵魂之间

—Pablo Neruda〈Sonnet XVII〉

是酒的味道。

幸好不是那些过度伤身的药物,走进门的男人搔搔头髮,按开灯,看见帕特里克躺在酒瓶之中。

「帕特里克,醒醒。」莱斯特捧着爱人的脸。

金棕色头髮的高大男人睁开迷茫的眼睛,几秒后才认出莱斯特,他把手掌贴向捧着他脸庞的,另外一个男人的手「我不够勇敢吗,莱斯特?」

「没关係,」小个子的男人双手支持着帕特里克的头,以免他再次坠落「我也不够勇敢。」

男人抬头寻找爱人的嘴唇,酒气鑽进莱斯特的鼻腔,气味带着灼热与如要焚尽一切的魅力,烧进四肢百骸。

恍惚间,莱斯特觉得自己的手臂被烧着了,低头一看,帕特里克用力咬住自己的右上臂,犬齿刺入苍白的皮肤,疯狂而贪婪的吸取那一点一点溢出来的血红,彷佛那是此生所有被大吼出的问题,唯一的解答。

真像吸血鬼,莱斯特一边想着,一边用另一隻手轻轻抱着帕特里克的肩膀,他脑子裡竟然浮现帕特里克满身鲜血的样子,不过两人早已浑身是伤,他们把陷在血淖中的彼此拉起来,但也不必逃离,因为这就是他们最初的模样,静静的站在鲜红的池子裡,至少旁边就是彼此,外面太乾淨了,走出去必定要留下一排引人注目的足迹。

被帕特里克咬的有点痛了,那也没关係,这可比鼻梁断裂还要轻很多很多,受伤太多,久而久之便成了慰藉。

他们的性与爱是分开的。

但两者与慾 望都脱不开关係。

在酒吧迷惑人心的灯光下,有着堕落气味的两人经过一次疯狂的夜晚后,就离不开彼此了,瘾就是那时候开始的。

莱斯特端详帕特里克在他手上留下的伤口,那细小的伤痕像针 孔,帕特里克用脣齿给他注入最难以戒除的毒,他们两个都是毒枭,以对方的爱灌溉暂时的痊癒,然后更加渴望这种毒。

饮噬我的血液,吞下我的骨头,融入你的内在,找寻你的心脏,然后血淋淋地从深处拥抱你。

爱即是沉沦。

帕特里克筋疲力尽的睡着了,比较矮小的男人从他怀裡鑽出去,因为靠的太近,就不容易看清对方的表情。

莱斯特把刚才被帕特里克咬开的伤口又抠出一点点的血来,抹在帕特里克苍白的脸庞,然后把双手搭在他的腰上。

莱斯特静静地端详爱人染血的睡颜,鑽回帕特里克的怀裡,拥抱的动作又紧了些。

一句柔软的晚安轻飘飘的散进夜晚微凉的空气中,没有人听见,却处处留下了痕迹。

FIN

好西皮不吃吗

《Parick Melrose》Patrick Melrose X《Fargo》Lester Nagaard

他们都是本性善良柔软的人,但是却因为命运被迫或半自愿的受了伤,就像惩罚自己那样,当他们站在一起,也许命运并不能改变多少,但回家之后,总有一颗相连而且互相理解的心,治愈又致郁的西皮啊。

另,冰血暴里的小南瓜过分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叫

评论(8)
热度(37)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