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衍生不逆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颂歌(HW,ML,奇幻AU,之后会NC17吧)CH9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约翰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他完全无法抵抗来自魔法阵的束缚力量。


“至少你该让我看看你的蝙蝠模样吧,你不是也不知道自己的血统吗?”夏洛克看着约翰脸上的抗拒,有一丝疑惑从心底浮起,他说道“从我们血族的最初样貌可以研究出许多秘密的解答。”


一道七彩绚烂的光芒自法阵底部往上奔流而出,它旋转围绕住约翰,甚而缠绕延展,军医全身皆被七彩的光芒所笼罩,眼睛被光芒刺激的闭上,耳朵里满是尖锐的刮擦声,他张开嘴,却一点声音也无法发出,四肢动弹不得,约翰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化,正在回归他最初的模样。


脑海里浮现自己满腿鲜血的画面,约翰忍不住痛苦的嘶吼出声,这是他的梦魇,他的苦痛,他与生带来不可抹灭的原罪。


夏洛克什么都不了解,他没有错,他只是想要知道真相,我不愿给予的真相。


七彩的光芒合为一体,变成一束耀眼的白光,但数秒之后却开始暗淡,甚至不再发亮,夏洛克心慌了,魔法书上从没说过这种情况,那束暗淡的光芒甚而转黑,连质都产生了改变,它一点一滴变成浓稠的纯黑,看起来黏稠浓重,紧紧包裹住约翰。


利维坦,在黑暗中一点一点睁开双眼的约翰想着,那是个怪物。


“约翰!”连约翰若隐若现的身影都看不见了,夏洛克忍不住呼喊出声,他狂乱的翻阅魔法书,想要停止这个疯狂的魔法。


没有什么比约翰重要,就算极度渴望得知事情的真相,这也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他的本意绝非伤害约翰“该死……!”


果然麦克罗夫特给的这本破旧的愚蠢的魔法书一点都不能相信!他还以为那秃胖能给出什么好货呢!他给的东西跟他的人一样虚伪做作!


就在夏洛克懊恼着翻阅魔法书的同时,那旋浓重的黑暗渐渐剥落,注意到这些,夏洛克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那些像是黑色柏油的东西一块块的从约翰身上掉落,一双巨大的蝙蝠翅膀鼓动气流,卷出的空气像是来自地狱的冷风。


夏洛克一时秉住呼吸,双目圆睁,他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景象。


他知道约翰在隐瞒自己的过去,他原本以为那不过又是段令人神伤的平凡伤心往事,却不知道,约翰隐藏的绝不仅仅是一段故事,那是一段千丝万缕无法理清的愁绪堆积而成的过去,现在,及未来。


约翰……头上有一双尖锐旋转的犄角,脸颊和身躯某些地方被鳞片和由鳞片化成的软质甲壳所包裹,双手是类似恐龙的利爪,蝙蝠翅膀缓缓的扑动,而他的双脚则满满覆盖着鱼的鳞片,如同以双脚站立的半鱼人。


约翰根本不是什么血族。


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恶魔。


“这就是我,夏洛克。”约翰平静的声线里不出一丝波涛,夏洛克却感觉到约翰内心深处正在涌现的哀伤、后悔与沉重的痛苦,站在他眼前的约翰正在逐渐破碎。


“约翰,你是翼人。”


约翰轻轻的笑声像把把双头刃,狠狠刺进两人的心里。


“你有看过哪个翼人拥有蝙蝠的翅膀?你看过哪个翼人有这样恐怖的犄角、铠甲、爬虫类的利爪或是鱼类的软鳞?翼人,背上拥有鸟类翅膀的亚人种族,有昆虫翅膀的是妖精,至于哺乳类的翅膀?”他又哼笑了一声,夏洛克几乎能够看见约翰原本平静的蓝色眼睛逐渐破碎,自灵魂之窗溢出一点一点的血红。


“那你……为什么以血为食?”夏洛克不能控制自己,脑海中太多太多问题浮现而出,他的心告诉他他想要去拥抱约翰,大脑却呼唤着他搞清真相,夏洛克一步一步朝着约翰走去,两人越靠越近,最后夏洛克在踏进魔法阵闪烁着的范围前便停住了脚步。


“因为人类的血液中流淌着他们的欲望,傲慢、嫉妒、愤怒、怠惰、贪婪、暴食、色欲,那些自我堕落的罪恶,那些伤害他人的恶意,在我的世界里是香甜无比的美食,我以他们为生。我不能不进食,我无力去阻挡人间罪恶的产生,甚至我本身便是邪恶的化身,这样你应该清楚我到底是身负多少罪恶的种族,”约翰鄙夷的看着自己的化成利爪的双手,眼中带着浓重的厌恶“我不吃人,但我是一个迫使人类吃掉同族的怪物,人们都怎么称呼我们的?恶魔。”


忽然之间,小时候读的某本书里的语句混着麦克罗夫特给他念故事的声音,突然浮现在夏洛克的脑海中“恶魔以欲望为食,天使仰赖美德而存,但是欲望与美德又有什么不一样吗?”


两人对视而一时无语,约翰海蓝的眼中淬着一丝发亮的血红,夏洛克揭开了他隐藏的最深的伤疤,约翰的心血流如注,咨询侦探猛然发觉,从相遇的那一瞬间,他自以为看懂约翰华生的每个时刻,其实都隐藏着最终的解答。


夏洛克仍是做了心脏要他做的事情,他抱住破碎的约翰,他的手指轻轻的扣着约翰身上的鳞片,脸颊蹭过表面粗糙的犄角,夏洛克几乎能听见大脑吼叫着别让情感占据你的理智,他的身却为心所掌控。


“你不是恶魔,不是罪恶的化身,约翰,你是……”他说,语气有几秒的停顿,似在思考最适用的词语,而后低沉的男嗓缓缓吐出那几字“你是我的朋友。”


约翰的眼泪几乎要烫伤他的脖颈。


恶魔会流泪吗?


会为情感而哭泣的,难道不是天使?


他说不出半个字,但他颊边不断滑落的泪水却足以表达一切他所想说的话。


夏洛克的体温是吸血鬼的冰凉,怀抱却温暖和煦似阳光照耀,看似纤弱的吸血鬼却有着厚实的胸膛,属于血族微弱但坚定的心跳一声声响进约翰的耳朵里,那是他听过最坚定有力的旋律。


“令人惊叹,约翰。”夏洛克松开怀抱,一手捧起一只约翰的爪子,冰蓝的眼眸平视进约翰的海蓝,他的眼睛就像一个深邃的世界“无与伦比,绝对不凡,精彩绝伦。”


那些本是来自约翰的赞美。


旭日朝升,暖融融的阳光从221B的窗户照射而入,我终于真正照到阳光了,约翰心想,自从蓝月过后,货真价实的阳光。


恶魔与天使都诞生在人类之前,夏洛克回忆着自己的研究,或者说造物主便是以他们为模板创造出了人类,他们是凌驾于一切生物之上,最初的源头。


“恶魔?约翰,我终于了解你身上围绕的谜团,”吸血鬼苍白的脸颊一半阴暗一半由光占满“为什么你不是人类却拥有法力?为什么你不受我的迷惑能力影响?为什么你不是纯种血族却能走在阳光下?约翰华生,你真是最值得深究的谜团与答案,世界上最完美的矛盾。”


这是来自夏洛克的赞美。


约翰泣不成声,脑海里浮现了哈丽叶特枕在自己腿上,脸庞满是鲜血的模样,她用气音说出来的临死之句仿佛已为今日写下谶言。


约翰,总有一天一个认为你是天使的人会出现的,你看太阳……总是公平的照耀每个人啊。


他彷佛看见那些流满哈莉叶特蜿蜒的金色长发,流满他警察制服裤的,流满他满心污秽的鲜红血液逐渐消失。


“如果,这个……嗯,我很抱歉,如果伤害到你,”夏洛克嗡嗡的声音从约翰的脖颈传来“我不知道你想要,嗯,隐瞒这个,我很抱歉。”


“你是真该好好道歉。”约翰松开环抱夏洛克的双手,踏出已经黯淡的魔法圈,他的鼻子和眼眶都因哭泣而微微发红,脸颊也浮上一晕晚霞般的酡红。


踏出魔法圈后的约翰又一点一滴地恢复成原本血族的样貌,刚刚因为恢复原样而破碎掉的衣服他也不打算回复回来了,一件深海蓝的法袍从虚空中落到他的身上,腰间还出现了原本没有的带子,缠上约翰的腰将袍子绑好。


“所以,真的有恶魔和天使的存在吗?”刚刚那个因为自觉做错事而尴尬口吃的夏洛克不见了,他又变回了约翰熟悉的那个想破解所有谜题的天才室友,夏洛克眼睛飘向在法袍里下晃动的两只洁白的小腿,那里刚刚还附满鱼鳞,而那幅几秒前才看过的恶魔画面,似乎根本就不重要了。


“我不知道有没有天使,”约翰说,他把手贴在窗玻璃上感受阳光的温度,眼神悠远凝长“但我确信我就是传说中的恶魔。”


听到约翰提及恶魔一词,凝视金发军医生背影的夏洛克突然感觉到左胸口一阵撕裂的疼痛“你们的族群庞大吗?”


“不,我们只有七个人,”约翰说,他将手指从阳光温暖的倾泻中移开“但有一大半我都没见过。”前军医转身看着他的侦探室友“我们甚至不能称上一个‘族群’。”


“那你见过的那些人在哪里?他们是谁?”


“很抱歉夏洛克,但我现在还不想说。”


听见这句话,夏洛克的身体畏缩了下,他没有再说话,也不打算再问约翰任何问题,真相是可以用透过其他方法找出的,但伤害一旦造成,便会是无法抹灭的痛楚,如果约翰愿意坦白,便会将他知道的一切说出口,而如果约翰不愿意透露只字词组……那他也毫无置喙的余地。这是他的尊重,他愿意为约翰做出的改变,因为约翰……是他的朋友。


总有一天他会把一切都告诉夏洛克的,毕竟这个自创咨询侦探这职业的男人那么聪明,就算约翰不说,夏洛克也能在未来的某一天了解所有的真相。但约翰不愿意这样,他亲口说出的故事会是一个承诺,接受夏洛克进入他的世界的承诺,因为夏洛克是他的朋友,所以约翰希望终有那么一天,自己能静静敞开心房,把所有信任交与一个人,让他分享自己所有的隐藏。


金发男人站在阳光通透的窗子下扭扭脖子,活络活络筋骨,每次回复原貌总是让他回复人型时筋骨酸痛,他歪头看向夏洛克,「还是一样?」


没头没尾的一个问句,夏洛克却在约翰放松的肢体语言里读出意义。


他露出一个招牌笑容「黑咖啡,两块糖,谢谢。」


***


“游戏开始啰──”黑暗中,一只男人的手轻轻抹了一把昏迷女人身上的炸弹,倒数定时器的数字便开始逐字变换“可怜的女人,约翰跟你一样被命运的火药线给紧紧绑住了无法脱逃,就像关在密闭水族缸里的可爱章鱼。”


“我亲爱的莫兰,”愉快的男声荡进他身后的属下耳里“这次约翰尼又带了新的玩伴要跟我们一起愉快的玩游戏呢,我好──开心呀!”


TBC


其实很久以前就有221D的GN参透了真相呢^^


评论(3)
热度(58)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