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不逆嘎嘎嘎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骗子与诚实者(HW,520贺文,一发完)


骗子与诚实者
summary:
说谎的真谛,七分真,三分假。
至于说真话─你得先承认你自己。
 
 
〈谎言〉
 
「喔,看看你的脸。」

「你相信了……哈哈哈哈哈哈……」

夏洛克笑倒在地上,而愤怒似火隆隆烧上约翰的胸膛,在他耳边劈哩啪啦燃烧着「揍他、揍他、揍他─」

约翰数次攒紧了拳头,最后却只听见心碎的声音。

我不爱他。


但他还是拥抱了他。
 
因为夏洛克说「约翰华生,是你拯救了我。」

因为约翰在自己的婚礼上听见那些落地碎裂的「我爱你,约翰。」

夏洛克,你也拯救了我那么多次,但我再也无法爱你了,我不能。

一个朋友式的拥抱就是约翰华生能回报的全部。

我真的不爱他。


「因为你选择了她。」

「因为你选择了我。」

夏洛克和玛莉理所当然的语气和面容逐渐重迭,像是有了一层雾般的纱罩在三人之间,约翰看不清,想要碰触却始终隔着距离。

「为什么所有事情……总是我的错!」

那声碎裂并非来自被他掀翻的家具。

就像相聚总有别离,有飞升自然也有坠落。

火焰也终有熄灭的一天。

我不爱她。

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开始,他对她的爱情便消失殆尽。

玛莉依然是他珍视的人,是家人,是朋友,是妻子,但不是爱人。

爱不能作为罪恶的借口,而信任一旦失去,便再难挽回。

她欺骗自己的丈夫,约翰何尝又不是用真话成全谎言。

约翰曾经很爱她,因为玛莉陪伴他度过那艰困的两年,她的坚强她的温柔她的包容,对那时候的约翰华生而言,无一不是美好的救赎,但这一切就在那颗射向自己最好朋友的子弹之后便结束了。

我不爱她。

约翰想起另一个人,他也曾爱过他,即使那两年的死亡是段谎言,这份爱情依然没有改变,但约翰能理解善意的欺骗,却不能接受一场骗取原谅的骗局,他曾经丰沛涌动的爱意在一节充满谎言的车厢中归于空白。

我不爱他。


但我害了他。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夏洛克,约翰握紧他朋友的手贴近自己的脸颊,他想起那个争执的夜晚,玛莉的推诿,自己的怒火,夏洛克的病容。

他现在会躺在病床上,是因为我,约翰想着,就连那长达两年的谎言,都是因为我。

但他们亲手终结了约翰的爱情,他们以保护为名伤害了他。

扯平了吧。

约翰没有发现那滴落在夏洛克手背上的泪水。

我不爱他,我不爱他,我不爱他。


「夏洛克是个女孩名字。」

约翰咯咯的笑了,他的好友连离别前的一个拥抱或是一个承诺都不给。

要不是那个死了还要作乱的莫里亚蒂,或许他们两个将永远无法见面,夏洛克却连一点念想都不留给他。

我不爱他。
 

约翰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但萝西,小小的、有着他的鼻子和眼睛的萝西,她那么那么惹人爱怜,只是看着她就想把她拥入怀中,多么完美,这孩子是他的女儿,是上帝的恩赐,是全世界最棒最美好的孩子。

约翰感到一股温暖而甜蜜的骄傲自心脏流出,沿着血管通向四肢百骇,他抱起对着他咯咯笑的女儿,她嘟囔着些什么然后蠕动着依偎在他怀里,约翰用鼻头蹭蹭她小巧的鼻子。

「萝西,爹地很爱很爱妳。」

我爱她。


生活在继续。

他的家庭生活堪称美满,与夏洛克一同奔跑在伦敦街头的感觉一如既往的棒透了,侦探破案时那抹得意的神色总是那样神采奕奕。

可是终究有什么不一样了,心脏那个大洞似乎从未被填满,风呼呼的灌进去,凉意从胸口扩张开来,使他浑身发冷。

在抱紧萝西时,那感觉会稍微缓解,但萝西太常让约翰疲惫了,在女儿入睡后,那股子冰冷会加倍的席卷而至彻底迸裂,在裂口处汨汨流出鲜血。

他不了解这股空虚是怎么一回事,却也不以为意,世界上有心病的人何止他一个,忍受不是最好的方法,对他而言却是惟一的方法。

我不爱他。

如果能停止说谎,不,他绝不能停止,他已经无依无靠了。

直到遇见公交车上那女孩,约翰才终于懂了那股痛苦的空虚从何而来。

他渴望爱情,渴望一段全心全意信任彼此的亲密关系,渴望没有一丝谎言的心。

他无法给与别人,却希冀能从他人处汲取。
 
因为他曾经拥有这一切,所以才渴望再次得到。

那女孩的眼睛很美,蕴藏着智慧的光芒,微高的颧骨让她的笑容变得更加可爱,面容虽然苍白,但在阳光照耀下却是温柔和煦。

他还是发了短信给这位Exx。

他选择背叛玛莉,不可否认,在汹涌的罪恶感下,竟然也有几分复仇的快意。

但也就仅此而已,绝对不能再深入,这么做伤害到的人可不只是玛莉,渴望爱情本身并不可耻,但背叛却是罪恶。

他是不能奢望爱情了的,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本来就很多,他该知足了,亲情友情工作,能有这样的生活就已是命运给他的恩赐,不能再奢求更多。

无法得到满足的渴望终将回归尘封。

我不爱他。


玛莉却挡下了一颗子弹。

他恨她。

为什么要这样一次次的欺骗,然后再乞求原谅?

为什么在伤害之后得到慰藉,却又要被再次伤害?

为什么要这样壮烈的死去,让他一辈子记挂她?

他恨他。

为什么总是要任性的许诺誓言,却又无法实践?

为什么在他给出一切之后,又逼迫着所有回归虚无?

为什么总要逼得他说谎?

我不爱他,真的不爱他,我那么恨他。


为什么所有事总是我的错?

在他把夏洛克揍进医院之后,在那些拳头落到夏洛克身上之后,在他的怒火渐渐熄灭之后,留下的只有无尽的虚脱。

不,我不爱他,我恨他。


他看着病床上的夏洛克,吸毒带给这个天才的只有无尽的疯狂,和急速消减的生命,他不懂,不懂为什么夏洛克要这样伤害自己。

直到他看见玛莉留给夏洛克的影像。

他懂了,他懂了,玛莉莫斯坦爱约翰华生,玛莉莫斯坦也知道约翰华生不爱她。

但她知道夏洛克爱着约翰。

约翰华生,记住,你不爱他。


爱曾经带给他什么?

谎言又带给他什么?

夏洛克的怀抱很温暖,像是一堵厚实却柔软的墙,靠上去的感觉,像友谊,像爱情,像亲情,像信仰。

剥去层层谎言,会看见说不出口的真理。


夏洛克终于给了他拥抱,一个小心翼翼,害怕失去珍宝的拥抱。

他感受着夏洛克的嘴唇,感受自己的眼泪贴上对方的脸庞,有什么早已破裂的东西正在渐渐修复。

「我爱你。」这是属于夏洛克的低吟。

不,不要逼我说出口,我已经无依无靠了。
 
「我爱你。」夏洛克不放弃的又说了一次,所有字句都融化在嘴里,却依然清晰。
 
不,对于你我心中只余谎言,我不敢诚实以对。
 
夏洛克像要把他揉进身体里的紧紧抱住,宽阔的肩膀给了他依靠,疯狂的吻却像要把约翰闷死在自己的怀里,这样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约翰听见夏洛克每个动作都在大喊「我爱你,约翰。」

「我恨你,夏洛克。」谎言脱口而出,却在空中破碎。

如果不恨你,我要怎样才能不爱你。

「约翰,求你。」他呼唤他,请求他,夏洛克的眼睛像天使遗落人间的泪滴,滴滴汇聚成湖泊。

「我……」约翰喘着气推开他,脑海里回忆起他们寥寥无几的拥抱。

湖泊也是能溺死谎言的,真实浮出湖面。

你掉的,是友谊,还是爱情呢。

我掉的,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我爱你。」



〈实话〉

我又骗了他。

夏洛克已经成为真正的骗子两年,骗与被骗这件事对于他,对于约翰来说,应该是已经习以为常。

他听见约翰用破碎的声音说「我原谅你。」

但夏洛克在看见约翰的眼神时,却发现他已经背叛了军人约翰的最后一点信任。

骗子,你根本没有原谅我。

可是我该怎么办?我爱他。


那是在他的坟前看见的一滴泪水,一场充满痛苦的觉醒,这让他知道自己深爱约翰,然而,横亘在他与约翰之间的是三人的生命与不得不为之的谎言,他一向鄙视情感,在逃亡般的两年,他却凭着这段感情与思念度过了许多满身是伤的夜晚。

然而夏洛克却没有想过,感情的本身,却是他所遇见最大的困难。

我爱他。


约翰要结婚了,跟玛丽。

我爱你。

玛丽很好,她虽然是个骗子,可是她温柔体贴,举止得体而且深爱约翰,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最适合约翰的人。

我爱你。

爱情从来都不是一项优势,我从不为一场无意义的活动写曲子,但是这是约翰。

我爱你。

「约翰华生,你拯救了我。」

我爱你。

约翰的拥抱就像是想象中的那样,温暖、充满感情。

我爱你。

你爱她。


约翰华生肯定陷入了危险哦。

莫里亚蒂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因为你选择了她。」

「因为你选择了我。」

夏洛克没有想到,玛丽的爱可以让她选择去杀了另一个人,但她是个杀手,这似乎又是另一种命中注定。

为什么相爱的两人会伤害彼此?

约翰的怒火在燃烧,那猛烈炙热的火焰像刀子一样钻进夏洛克的伤口里,他听着玛丽的说词,疼痛一吋吋的爬满全身,世界在一步一步的离开他的视线,他可以一点也不在乎。

但他在乎,非常非常的在乎,因为那里有约翰。

我爱他。
 
在失去意识前,那是夏洛克唯一的想法。

我绝望的爱他。


其实在病床上他不是一无所知的,他只是装作不知道,装作不会醒,希望不要醒。

约翰握着他的手呼唤着他的名字,忏悔自己的罪行,祈求他能赶快醒来。

那滚烫的触感是眼泪吗?眼泪会像这样透过一层层皮肤,直接顺着血管烧向心脏的吗?

啊,你看,约翰,事情的真相有很多个,但是我却单单忽视了那么一个。

他爱我。

他同样绝望的爱我。


只是玛丽,她有约翰的孩子,她也爱约翰,但是约翰华生还爱玛丽华生吗?

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获得与否,从来不是重点,他明白的知道约翰也爱他,那便是活下去的信念。


「夏洛克是个女孩名字。」

我希望你不要记得我的哀伤,不要记得我离别的眼神,不要记得那个变成握手的拥抱。只要记住那些美好的时光,人都是要别离的,时光却能永远存在在记忆里。

我爱他。


夏洛克从毒品的世界里回过神来。

或许他该感谢莫里亚蒂,因为他又让他回到世界身边。


约翰不愿意承认他爱他。

那也没有关系,夏洛克想。

因为萝西,小小的、有着约翰的鼻子和眼睛的萝西,她是那么那么的令人惊奇,只是看着她就想把她拥入怀中,这孩子是约翰的女儿,是光的引导体,她让约翰更加闪闪发亮。

「华生,你总是看而不观察,不过你会理解的,你会理解这个世界有多么爱妳。」

约翰爱她,而夏洛克也爱她,这就是约翰留在玛丽身边的理由。


生活在继续。

一切堪称美满,与约翰共同奔跑在伦敦街头的感觉一如既往的美好,约翰偶尔冒出的赞叹也很受用。

可是终究有什么不一样了,心脏那个大洞似乎从未被填满,风呼呼的灌进去,凉意从胸口扩张开来,使他浑身发冷。

他知道这是为什么。

胸前的那股空虚,名为约翰华生。

这痛楚很愚蠢,因为约翰并没有离开他,约翰只是跟着玛丽一起留下,而谁爱谁已经不重要了,约翰如果能够快乐,这世界已是明亮。

玛莉却挡下了一颗子弹。

黑暗的弹孔,跟当初那颗子弹在他胸口打出的黑洞如出一辙,他几乎能够感受到玛丽的生命力从中一点一滴的流出,化作约翰的眼泪。

而眼泪炼成了怒火,怒火又成了不愿相见的字句。

约翰对玛丽感到愧疚,因为夏洛克爱约翰,所以他愿意承担约翰的愤怒 ,所以他必须负起拯救约翰的责任,所以他愿意保护这个有约翰的世界。

即使必须走入地狱,以性命作为赌注。

我爱他。


当夏洛克看见约翰的眼泪时,他的世界都要碎了。

他做出了上次他看见约翰哭泣时,他想要却没能做出的举动,抱着约翰的感觉,像友谊,像爱情,像亲情,像信仰。

我多么害怕失去你。

怀里的约翰在颤抖,他的鼻腔发出细小的抽气,听起来确实是世界碎裂的声音。

他爱我。


夏洛克低头吻去约翰的泪水,他的嘴唇慢慢移往约翰的唇,这是一个虔诚如膜拜的吻。

「我爱你。」他说。

他感受到约翰身体的凝滞。

「我爱你。」夏洛克不放弃的又说了一次,所有字句都融化在嘴里,却依然清晰。

夏洛克像要把他揉进身体里的紧紧抱住,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要跟你分开,别离开我,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约翰。

「我恨你,夏洛克。」

骗子,骗子,骗子,求求你,不要骗我,不要骗你自己。

「约翰,求你。」他看着约翰那双被泪水浸润的眼睛,那是溢满世界的悲伤与欢喜。

「我……」约翰喘着气推开他。

夏洛克感到左胸口的疼痛与欢欣逐渐融为一体,成了爱意,他有预感他将听见,藏在谎言底下的真相。

约翰哽咽的开口。

「我爱你。」

END

评论(11)
热度(90)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