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衍生不逆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颂歌(HW,ML,奇幻AU,之后会NC17吧)CH10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CH10

最近的日子倒是相安无事,约翰想,自从上一次的暴露身分事件之后,他们就很少接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子了。当然这对伦敦治安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对于夏洛克来说却是一件不能再坏了的事,没有案子意味着无聊,而夏洛克一旦无聊起来,就连约翰也拿他没办法。

「砰!」夏洛克瘫倒在自己的沙发椅上,一只手举起枪往墙上射。

「夏洛克!」约翰从厨房里冲出来,满手是血,看来是听到枪声之后把血袋打翻了「你在干什么!……还有冰箱冷藏里那颗头是怎么一回事?!」

「砰!砰!」夏洛克又在约翰把他的枪抢过去前朝着墙壁又开火两次,他的蓝色睡袍便随着他的动作摆动,倒有几分王者的感觉「唾液死亡后气温实验,那个人叫做伊万,不叫做那颗人头。」

约翰踮着脚把枪从年轻血族手里抢过来之后忍不住瞪大着眼睛对着侦探大声几句「这不是我的枪吗夏洛克!你到底怎么拿来的……不、不是,你这样做哈德森太太肯定要加我们房租的!墙上那个笑脸也被你打的坑坑漥漥的。」

「无聊!即使你用魔法将这把枪锁住,也不代表我就不能从你的枕头下拿出枪。」夏洛克大叫着躺进沙发里,伸展着身体瘫在上面像只软骨动物似的,他抬头看了一眼约翰的腿「你的脚行动好很多了嘛。」

「喔……自从那天早上,就不需要法杖了。」约翰抬起手似乎是想抓一抓自己的脸,但看见自己满手的血污又将手放下了「……等等!夏洛克!你是不是用那罐黄色喷漆来解除魔法!」

「犯罪阶层难道都回家过节了吗。」夏洛克把自己蜷进沙发哩,一副不想理会约翰问话的模样。

约翰叹了口气,算了,不过是有魔法的喷漆嘛,一定会非─常─好从布料上去除的,前军医在心里用讽刺的语气想着,他举着手回厨房,打算好好洗手弄个晚餐。

「嗨啰,我给你们小两口买了血袋呦。」哈德森太太拎着两大包物品走上台阶,约翰听见声音后就把手上血迹随意冲了冲便去帮可爱的房东太太搭把手,夏洛克听见约翰去帮忙了便就没有动作,继续像个蓝色团子窝在沙发里。

「夏洛克你对我的墙壁做了什么?……小子,回头加进你们的房租里。」即使语气是抱怨的,房东太太脸上却没有怒气「刚好医院商品部大特卖,我看见就帮你们俩买了些血袋。」哈德森太太一边把厨房桌上的实验器材不管不顾的移到一旁,一边放上那两个大袋子,作风之剽悍让约翰不禁弯了嘴角,他刚刚还在烦恼这一桌的实验器材要怎么移到旁边呢「太感谢你了,哈德森太太。」

「喔亲爱的,这没什么。」房东太太拿血袋给约翰放进冷藏,在约翰打开冰箱门的瞬间,她看见了冰箱里的伊万,忍不住叫出声来「我的天啊夏洛克你在我的冰箱放了死人的头?!」

约翰眨眨蓝色的眼睛「他说,这是个实验。」哈德森太太听了摇摇头,却也没说什么,看来夏洛克在约翰搬进来前便已经劣迹斑斑?金发的男人搔搔头发,觉得那可能性其实也是挺高的。

夏洛克听见他们两人彷佛母子的日常对话,不耐烦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咚咚咚的直接踩过桌子走到窗旁「看看这样的街道,宁静,安稳,平和,实在令人难以忍受啊。」

「喔,别担心,夏洛克,」哈德森太太把袋子收好,对着帮忙的约翰温柔一笑「很快就会有事让你去做的,比如一桩困难的谋杀案,你肯定会高兴的。」

「那我还真希望它快点来,不然我会因无聊致死的。」夏洛克拖着百无聊赖的步伐往回走。


「砰!!!!!!!!!!」顷刻间,烟尘四起,玻璃碎裂,约翰看见夏洛克的身体像纸片一样被爆炸的震荡震倒,火舌从窗外舔入屋内,倒在地上的夏洛克也在一瞬间就消失在火光之中。

约翰一边护住哈德森太太一边大叫「夏洛克!!!!!!」

然而跳跃的火光中并没有任何反应。

约翰挥着法杖将哈德森太太直接送往新苏格兰场,深海蓝的法袍在他每个跨步之间随着涌动的气流飞舞,火焰席卷而来,他却毫无畏惧,满脑子都是夏洛克被卷进火焰中的身影。

「夏洛克!」他挥动法杖,试图消灭窜动的火舌,却发现这火焰像是有魔力似的朝自己攻击而走,约翰他高举法杖凝聚大量魔力,他知道这样势必消耗自己不少体力,但他救人心切也没想清楚那么多,一个大型水阵魔法就要敲击而下──「约翰,我没事。」以夏洛克为中心的周遭火焰突然急速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霜气,冰霜沿着地板蔓延开来,直到约翰的脚前,军医喘着气往突然在火光中站立起来的男人大步走去「夏洛克!让我检查……」

「别碰我!」咨询侦探突然大吼,约翰对上他的眼睛,那是一种纯粹的血红,就像是整颗眼球─眼白和眼珠都由血液组成,红得令人心惊,他的獠牙伸长到就向他与那出租车司机对战的那天一样,就连看过不少场面的约翰也不禁吓了一跳「夏……」

侦探懊恼地闭上眼睛,他从未想过自己在他人面前也有如此失态的一天,但要是约翰……约翰会受伤的「别碰我就是了,你会被冻伤的。」

高大的血族青年再次睁眼时,眼瞳已回复了原本干净的玻璃蓝,但约翰总觉得还能在他的眼里找寻到一丝冷冽的寒气「夏洛克,刚刚那是……」

夏洛克看起来犹豫了几秒,但想到约翰也已经对他开诚布公了不少,便就还是诚实开口「返祖。」

约翰惊讶的睁大眼睛,返祖现象,传说初代吸血鬼是受罚的上帝宠儿,他们原先天赋异禀,控制身体的能力绝佳,体力耐力速度享寿皆比其他人要好上许多,但也就是因为这份天生的优越,他们恃宠而骄,在人间遍布由他们所生的灾难之火,辜负了上帝的宠爱,祂便将血族的能力降低,奉令他们不得在阳光下行走,而且必须饮食血液维生。

这样的传说在蓝月事件之后才出现的,引起一股崇拜血族的浪潮,这股浪潮甚至延续至今,当今许多高官便是血族之人,不过约翰原本就将其视作都市传说之流并未稍加重视,但看着夏洛克,他却意识到,或许这些流传的巷井传说竟然有其真实性……而夏洛克刚才,就展现了将自己的体温降低到火焰无法烧灼,而其所带来的低温也顺势灭了蔓延而上的火舌。

看着约翰的表情,夏洛克自然是猜到他的好室友现在正在想什么「别把我跟那群臭气冲天的秃头政客混为一谈。」他用鼻子哼着气说道。

约翰干巴巴的笑了几声,他心里一片震惊,默念着返祖这个词,自己当初不也是……他摇摇头,走下楼去帮忙灭已经缩减了不少的火去了。

***

这起对外宣称是煤气管线爆炸的意外,却又炸出了一个让约翰目瞪口呆的消息。

「你来这里干嘛?夏洛克的死敌?」刚从新苏格兰场接回哈德森太太的约翰瞪着眼睛,看向那张属于自己的椅子上坐着的不速之客,鼻子里满是那股不算熟悉的恶意气味「难不成……这场爆炸是你用的?」

「你见过约翰了?」夏洛克皱紧眉头,觉得有种被侵犯的感觉。

「在你住院的时候。」

「显然。」

约翰见男人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便直接看着夏洛克,期望能从他那儿获得答案。

「煤气爆炸?他是不会用这么小儿科的手段来威胁我的。」夏洛克头也没转的回答约翰的问题,他维持冰冷的视线,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在他对面抬起二郎腿的男人。

「你老是这样讲,妈咪真的会伤心的。」穿着三件套的男人抬起两边的眉毛,就算这男人不是对约翰做这动作,好军医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的有一种被鄙视的感觉。

「妈咪?!」约翰觉得最近的重磅弹有点太多了,不管是对他或是对夏洛克都是「谁的妈咪?什么?」

「我们的妈咪。」三件套男人朝约翰挥舞了下他的黑色雨伞,姿态傲慢的不得了「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很高兴见到你。」

尽管他身体周围飘着淡淡的恶意,不过很明显在面对夏洛克时,那股气味减少到将近为零,约翰暂时将麦克罗夫特定位为好人的范畴「他是你兄弟?我还以为……不知道,伦敦第一犯罪首脑什么的。」

「他是啊。」夏洛克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开始给自己的小提琴调音。

「看在上帝的份上,」麦克罗夫特被逗笑了,笑的一脸皱巴巴的样子倒真和夏洛克有几分神似「鄙人在英国政/府官居末职。」

「对,如果不是忙着管辖CIA的话语,你现在早就统领整个英国政/府了。」夏洛克开始演奏音乐,旋律之尖锐令人闻而却步,简直就像刀子似的摧残在场众人的耳膜。

麦克罗夫特露出一个牙疼的表情「我有个案子要给你处理。」他拿出一个信封袋走到夏洛克的面前,搁在他的提琴上,接着就自顾自地说起话来「安德鲁威斯特,他的朋友都叫他小威,是个公务员,今天早上尸体被发现在巴特希火车站的铁轨上,死因为头部遭受重击。」

原本保持沉默的约翰开口「他是跳轨自杀吗?」

「这个推论似乎符合逻辑。」

「但是?」

「什么但是?」麦克罗夫特挑起一边的眉毛看着约翰,这个苍白的吸血鬼看来已颇有年岁,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这让约翰想起部队里总是沉默寡言的老将军,军医在嘴巴内舔舔自己尖锐的犬齿「如果只是场自杀事件,你又何必过来?」

夏洛克嗤笑一声,他的哥哥因此转起了雨伞,彷佛这样就能把他弟弟的轻笑声给转出脑海似的「国防部正在研发一种新型导弹系统,称为『布鲁斯帕亭顿计划』,计划内容储存在一只USB上。」

「这招实在不太聪明。」约翰的这句话使的夏洛克又轻轻呵了一声,麦克罗夫特脸上的表情更为牙疼了「那不是唯一的备份,而这计划当然是最高机密,现在却消失了,我们认为是安德鲁威斯特带走了它,绝对不能让那计划流到非法之徒手中。」穿着三件套的男人转头回去看它的弟弟「你得把它找出来,夏洛克。」

「你怎么不自己去做呢?我可是忙得要命。」

「别忘了你还有个爵位议案放在我那儿呢,家族里的元老也总是希望你回去接下族……」

「喔亲爱的哥哥,」夏洛克满面笑容地把琴弓指向自家兄长的鼻子「我将会指派我最信任的友人去处理这起事件,请你不需要担心。」

麦克罗夫特听了,露出一个诡异而暧昧的笑容,转而将档案塞进约翰怀中,而保持着惊吓沉默的约翰这时才莫名其妙地开口「这是要给我处理的意思?」

「就我所知,夏洛克当前唯一的也是最信任的朋友也就只有你了约翰,」约翰真想把夏洛克哥哥脸上那层面具似的笑容给扯下来「再见,华生医生。」麦克罗夫特看似有礼的笑容让约翰浑身鸡皮疙瘩「我们很快会再见面。」

随着夏洛克送客的刺耳乐曲结束,约翰拿着文件开口「你干嘛跟你哥说谎?骗他说你很忙?」

此时夏洛克胸前口袋传出一震乐音,他接起电话「夏洛克福尔摩斯。」然在听了电话约莫三秒后,他的眼睛顿时爆发出颇具兴味的光芒,身体也不自觉地坐正「当然去,我怎么会拒绝?」他挂掉电话,一边走向门口一边对约翰说话「我这不就即将要忙起来了吗?雷斯垂得的电话,你来吗?」

「如果你希望我去的话。」

夏洛克定定地看着约翰「如果你不在的话,我会迷失的。」说完,他便推门离去。

……约翰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夏洛克怎么就随随便便讲出这种像情话的语句来啊?!耳朵红的要滴血的约翰揉揉自己发烫的脸颊后也跟了出去。

TBC

评论(6)
热度(57)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