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不逆嘎嘎嘎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颂歌(HW,ML,奇幻AU,之后会NC17吧)CH11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CH10

CH11

「你一向喜欢有趣的案子,是吧?」雷斯垂得带领夏洛克与约翰走向办公室「这个爆炸案你应该会喜欢。」

「煤气爆炸?」

「不,那只是凶手故意制造的假象。」

「什么?」约翰从鼻腔里发出疑惑的低音。

「那地方除了这个保险箱以外都炸毁了,而这简直无坚不摧的保险箱里放着这封信。」银发探长将一张米黄色的信封递给夏洛克「上面没有法术痕迹,仪器跟我们局里的法师都检查过了,应该没有危险。」

「你没有打开它看看?」咨询侦探接过信封,放到桌灯下就着光线观察。

「这上面的收件人是你啊。」探长耸耸肩。

「波西米亚纸,捷克共和国产的,没有任何指纹?」

「没有。」

夏洛克把信拆开后,从里头拿出一只盘旋的蛇的雕像,约翰在看见那只黑蛇后脸色大变,正张脸瞬间发白,夏洛克却没有发现,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这只蛇上头,他皱着眉头把信纸交给约翰,而法师接住后画了句咒语,信封便消失在他的手中。

这只蛇的眼睛是用红色玻璃做的,正当夏洛克盯着他的眼睛瞧时,这双红色眼睛突然闪烁起来,蛇的嘴巴甚至张开发出了声音「当当─当当─当当─」吓得雷斯垂得拔枪瞄准了这个蛇雕像,约翰则一瞬间唤出法杖对准雕像,一副要与它拼命的样子,夏洛克伸手制止激动而防备的两人,他紧蹙眉头瞪着手上这只蛇。

「那、那是什么意思?」约翰问,他的神情紧张而苍白,握着手杖的手指过度用力而发白,虽然他问了这个问题,但其实心里已经有数答案为何。

「钟声?」格雷格问,他满脸的疑惑,握枪的手仍纹丝不动。

「丧钟,给女人的丧钟。」夏洛克淡淡的说了个充满死亡预示意味的句子,约翰听见后缓缓闭上眼睛,头部微微仰高,睫毛不安的颤动着,尽管这个动作只维持了几秒钟,咨询侦探还是看见了他朋友不安的模样,夏洛克伸出一只手包住约翰过度用力握着法杖的手,然后把他的手连同法杖一起推到金发男人自己的身侧「这是个警告,警告我们会有人死亡,但不必过度紧张,凶手不会忍着不给线索,我们还有很大的机会可以解除危机。」

约翰的手被夏洛克握住之后,他的脸便整个红了,而雷斯垂得看见夏洛克这样的举动,则是被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手里的枪还差点拿不稳摔到地上,等到冷静一点后心里又在盘算着要把这一幕给拍下来。

「哈啰……帅哥。」那只蛇突然开口说话,除了夏洛克以后的两个人又被吓到了,要不是夏洛克还握着他的手,并且自己很快地意识到那蛇的声音并不单纯,约翰手上的攻击性法术就要砸过去了。

「你是谁?」夏洛克一边手捧着蛇,一边用眼神示意约翰来调查这只蛇。

「我给你……准、准备了一个小小的……谜题,算是跟你打个招呼。」蛇回避了夏洛克的问题,像念稿一样的念了它想继续念的东西,而蛇的声音听起来是个女人,让人不可忽视的一点是,这个女人很明显在大哭,她甚至都不能好好的说一句完整的话,话说完后,蛇的眼睛投影出一张图片。

夏洛克专注的眼神划过图片,他一瞬间就知道这张图片里的地址位于何处,得到答案后的他便没再去理会那张投射于空中的图片,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在哭?」

「我……我没有在哭……我、我在打字。」女人用颤抖的声音这么说道「至于这个蠢、蠢到家……的蛇发女人,在……把我打的字,给念出来。」

事情至此已经很明显了,透过这只蛇雕像来传话的另有其人,而待在话筒对面的只是一个女性人质。

「……」夏洛克若有所思地看着手里的蛇,他的眼里迸发感兴趣的光芒「我一职再等这一天的到来。」

「给你12个小时,解、解出我的谜题,夏、夏、夏洛克……」女人的声音颤抖着,似乎是哭得非常难过,上气不接下气「否则,我可是是要……要捣蛋的喔。」

「约翰,」夏洛克的眼睛对上军医海蓝色的双眼「我们回贝克街。」

「什么?可是这、这个案子,不是……」约翰的一只手还被夏洛克握着,浑身不自在,脸还不停发烫,连说话也说不顺。

夏洛克仍是劳无自觉的握着约翰的手「回去贝克街,现在立刻。」被那双玻璃蓝的盯着,约翰验了口唾沫,试图忽略自己的脸持续发烫的问题,往地上敲敲法杖,一个转身,三人便转移到221B里。

夏洛克双脚一踏实地面,便似是迫不及待的一边大喊哈德森太太一边奔下楼「哈德森太太!给我221C的钥匙!」

打开221C的门后,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与蛇给的图片一模一样的房间,哈德森太太一边解释一边挥去空气中的灰尘「这个房间是我刚搬进来时住的,唉呀,这里湿气实在太重了,又是地下室,采光一点都不好,之前客人都是不会租这间的。」结果唠叨的房东太太就被她的房客之一给挤出房间之外。

喔不,这个房间与图片并不一样,灰暗的地上多了一双鞋子。

「这就是凶手给的谜题?」雷斯垂得蹙紧眉头「什么意思?」

黑发男人撇高一边的嘴角,像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一样,眼睛发亮的看往约翰的方向「约翰,我们去巴兹医院吧,我可以使用那里的实验室分析这双鞋子。」侦探又转而看向刚才发问的探长「至于你,因为约翰用太多法术待会儿肯定会累,就麻烦你自己搭出租车回去吧。」

法师又怎么会听夏洛克看似任性的那些话,他对雷斯垂得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你先回去苏格兰场吧。」在征询他的同意之后,便将今天一直觉得自己打了场酱油的探长给传送回警场。

夏洛克瞪着约翰,但也没说什么,两人便又靠着约翰的法术来到了巴兹医院「夏洛克,我可不是因为三场转移法术便会耗尽体力的人好吗?」

侦探哼哼一声,便直直走进巴兹的大门中,约翰紧随其后。

***

「……。」此时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格雷格单手握着一杯咖啡安慰自己的心灵。

这次的犯人明显就是冲着夏洛克而去的,不过那是为什么?也不是说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但是想要挑战夏洛克?……这个自称咨询侦探的男人在苏格兰场担任法律顾问的这几年间,哪个恶徒不是光听到他的名字就立刻脸色大变的,声势都要超过他这个探长了。

格雷格又突然想到夏洛克刚刚那个握住约翰的手的动作......或许夏洛克自己都没有发现,但格雷格可是清楚的不得了,那是血族青年应着本能在保护并安抚自己的伴侣啊,探长又咽下一口黑咖啡,把下巴往脖子收拢,对自己露出一个活见鬼的表情,伴侣?格雷格从来没有想过,夏洛克这样的男人竟然也会喜欢上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物。

而且之后那一句不让约翰传送他的话像极了孩子在闹别扭,他现在办案已经开始习惯只希望约翰待在他的身边了吗,这样的占有欲在一段关系开始之前算是非常非常浓厚了,这点实在很奇怪,但想到夏洛克的哥哥,这一点好像也没有那么令人惊讶了,毕竟福尔摩斯家的人都不是什么能用寻常思路去揣测的人。

既然猜不透那就算了吧,格雷格决定赶紧做爆炸案紧急处理,这样夏洛克那边查出来他也好去赶紧解救人质和逮捕犯人。

***

夏洛克在实验台上为鞋子做化学分析时,约翰也没有闲着,他忙着透过蛇雕像上的魔法来追踪被害人的位置。

「……该死。」金发军医低声咒了一句,从看到蛇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这是莫里亚蒂的杰作,毕竟那家伙老是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就是使全天下的亚人吃下那颗苹果的蛇,约翰用法杖的顶端拨拨自己不长的浏海,他要是贸然对法术进行拆解和追踪的话,说不定会直接被莫里亚蒂監控住,而人质的性命基本也会不保。

或许他该把莫里亚蒂的事情全盘告诉夏洛克?

不,约翰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时机,可是……告诉夏洛克或许会对案子有所帮助也说不定,约翰就为了这问题而暗自纠结,甚至夏洛克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有注意到。

「约翰……约翰、约翰?」

「啊,是,怎么了吗?」

夏洛克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声线平缓而语气坚决「你知道我不会逼你说出一切,依你的意愿来决定。」说完,他又转回头操作显微镜,约翰拉长两边的嘴角,低下头露出微笑,是啊,他的焦虑夏洛克一定看的出来,而这位咨询侦探正用着自己最直接的方式向他表达关心。

这时候,突然一声短信提示声响起。

「帮我拿下手机。」

「你手机在哪?」

「外套口袋里。」

「……」约翰翻了个白眼,对夏洛克的外套就直接用扯的方式翻出手机,刚刚还在心里夸奖夏洛克呢,现在他就又开始任性了是吧「是你哥的短信,他希望你可以尽快开始调查然后与他见面。」

「删了吧。」

「删了?!」

「是啊,反正他都还有空去做根管治疗,就表示这个他所位『攸关国家安全』的案子根本还不到什么紧急的程度,也比不上他的牙齿的重要。」

「什么?去根管治疗……不过他都发了八条短信了,我想我还是代替你去一趟……?」

夏洛克不赞同的眼光立刻扫了过来「麦克罗夫特只要能用嘴巴讲就不会打字,由此可知这件案子根本没什么重要性,你为什么还要去见那个死胖子?」

「就……为了国家?」

夏洛克丢给约翰一个假笑「那你就去吧。」约翰虽然对这时候的夏洛克好气又好笑,但他还是决定要去找麦克罗夫特讲讲这件毫无进展的案子,他拿着夏洛克的手机给麦克罗夫特寄了条段信通知之后,就离开实验室了。

在约翰的关门声之后没多久,门又开起来了。

不是约翰的脚步声。

夏洛克抬起头,发现是一位熟识的风精女性带着一个看不出种族的男人走了进来。

「夏洛克。」女性叫了他的名字。

「莫莉。」咨询侦探朝年轻的风精点点头,便又继续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压根没有理会那个一脸崇拜与兴奋的男人。

莫莉是一个在巴兹工作的法/医,他能随心所欲使用这间实验室,也少不了她的帮助,所以他将莫莉视为工作伙伴,也愿意与莫莉打招呼。

「呃,你好……」刚才在一旁一直就想要讲话的男人现在就出声了「久仰大名,福尔摩斯先生,我叫做吉姆,莫莉总是跟我提到你,你现在是在研究案子里的证物吗?」

「嗯。」

「吉姆在楼上的信息部门工作,我们俩就是这么认识的,他虽然是纯人类却不想当法师……抱歉我讲太多了。」

「不会的,莫莉,」吉姆笑着看看夏洛克又看看莫莉,一边走向夏洛克的另一侧,走的过程还把一个培养皿给匡当一声弄掉了「喔,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我这个人总是冒冒失失又总是很冲动的,我想……我还是先走好了。」吉姆不好意思地把培养皿放回原位,

「同性恋。」

「什么?」莫莉声音突然的拔高。

夏洛克抬头看一眼莫莉「不,我是说……同事恋爱。」

吉姆看似是尴尬的笑一笑,他抚着莫莉的背部「抱歉莫莉,我得先走了,别忘记我们晚上影院有约。」

待吉姆走出去后,莫莉便直接将难过的视线投向夏洛克「你说什么同性恋,我跟吉姆现在可是在恋爱。」

夏洛克像是感叹莫莉不成材似的呼出口气「他的头发精心抹过发油,描了眉毛,眼中带有长年混夜店的血丝,还有他故意露出他的底 裤前缘,以及最为明显的是,」夏洛克把刚才吉姆撞掉的培养皿拿起来,从下拿出一张纸「他给我留了电话。」

莫莉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她的眼眶泛红,用一双充满无奈与悲伤的眼睛盯着夏洛克「你……算了。」

夏洛克看着莫莉的背影,皱了皱眉头,又想到约翰刚刚离开的背影,牙齿就不知不觉咬紧了,而当他发现自己甚至为此而走神时,他懊恼地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专注回分析证物上。

情感,他这么想着,是不需要的大脑产物。

TBC

小夏开窍开启吃醋模式?我总觉得这章被我写的好傻白甜?

评论(7)
热度(62)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