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衍生不逆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奇异玫瑰】 蝴蝶 (一发完)

史蒂芬曾经远远的看过那个金髮小个子一眼。

他知道那是命运,金黄色而名为埃弗雷特罗斯,他的名闪着粼粼光芒在群众中翩翩起舞。

至尊法师伸出手,让那隻蝴蝶飞近停于指尖,这隻金黄色的蝴蝶好轻,两个人的一辈子与广袤的时间与空间相比,也不过一瞬与渺小,轻微飘渺,翻掌便能掐灭。

史蒂芬并无蓄意观看未来,不过他知道那隻蝴蝶的意义。

对至尊法师而言,命运是慷慨的,他总能在冥冥之中得到一点关于未来的馈赠,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要全盘接受这一切,他将蝴蝶关进黑夜的笼子,她便会存在另一个次元,不再影响他与埃弗雷特的任何一个选择。

命运之所以强大不无道理,至尊法师必须更加警惕一切的发生,因为那并不是「对了!就是他了!」的直接感觉,命运其实润物细无声,直到很久之后,你才会猛然发现,你已经走上既定的道路,而注定与他纠缠在每个时空。

史蒂芬不愿意走向宿命,他定居在纽约圣所之后,心裡对着「注定」一词有着隐隐约约的反感,他把命运锁进另一个世界,然后在每个时间节点上,刻意错过他与埃弗雷特的相遇。

他调查那小个子特工的行程,避开一切认识的机会,他从未靠近罗斯的住家、常去的餐厅和工作场所等。他时不时会去监视着这金灰色头髮的男人,以在适当的时机进行完美的躲避,如果不谨慎行事,时间就会将他的反抗吞没。

至尊法师以为这样就能脱离任何与埃弗雷特相识的步伐,却没想到他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在增快他陷落的进程。

史蒂芬是在某天突然发现自己被命运开了个大玩笑的,或许,让他认清命运的本质为何。

埃弗雷特中弹了。

那时的史蒂芬刚完成一个矫正扭曲时空的任务,在纽约圣所休憩,一如往常的在睡前准备确定那个特工的明日行程时,看见了那个画面。

埃弗雷特躺在地上止不住的呻吟,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鲜红的血液从他脊椎的伤口汨汨流出,他的生命脆弱颤抖彷佛折翅的残蝶。

史蒂芬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停止了,等到回过神来,他已经移动到遥远的南韩,蹲在埃弗雷特的身边,将治愈法术按到他伤口上,法阵的金光与埃弗雷特金色的头髮相互辉映,闪的他一阵晕眩。

「嗯……那个……我是他朋友。」他开口对採用防备姿势的瓦干达一行人这样结巴的解释道「我感觉到他有危险,所以……总之,请不要告诉他我有来过。」史蒂芬觉得自己的解释蹩脚的要命,脸也烫的不像话,确认罗斯没有生命危险之后,他飞也似的立即画圈逃离现场。

回到圣所后,心头安稳与恐慌的心情并重,安稳是因为他知道埃弗雷特在瓦干达国王的照料下不会有事,但恐慌则是缘于他发现自己竟然就这样栽进命运给他设的陷阱裡—他爱上埃弗雷特罗斯了。

他一直以为命运洩漏未来给他,是一种偏爱,但其实命运从来对谁都公平,没有谁是可以真正逃离命定的劫难。

就算亲身经历了陷落,史蒂芬还是因为命运而迷惘,甚至来不及找到解答,就将面临另一道关卡。

他看了那一千四百多万种的结局,有太多次他来不及遇见他,也有很多次他们遍体鳞伤的相见,然而拥有吵吵闹闹幸福结局的只有那一次。

好吧好吧,你赢了。他拿出黑夜的笼子,发现原来一切有迹可寻,这隻金黄色的蝴蝶在黑夜中光芒大盛,温柔的刺眼。至尊法师伸手放飞蝴蝶,但这翩翩金光却执意飞舞在他的身旁,她给他看了不同时空的他们的故事。

侦探与军医,龙与矮人,无垠宇宙与毛巾和茶,间谍与杀手,毒虫贵公子与软弱杀人犯,然后,法师与特工。

他对着骄傲的蝴蝶翻白眼,妳赢的彻底,我确实不小心爱上他了。

命运似乎笑了,又或许没有,她蜕成金红,缓缓飘落在他的披风上,留下玫瑰金的吻,看着披风上那不明显的蝴蝶图腾,史蒂芬心想,那就这样吧。

先有毁灭才有起始,去接受,去遇见,去相爱。

「这是唯一的方法。」

END
 
 

蝴蝶提到的CP依序为Johnlock、Smaugbo、Kharthur、Guixon、Patrick Melrose和Lester Nagaard(这对很可爱啊之前看到安利简直喜欢的不得了可惜没人产粮)、奇异玫瑰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哇

评论(18)
热度(151)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