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衍生不逆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颂歌(HW,ML,奇幻AU,之后会NC17吧)CH13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CH10 CH11 CH12



CH13


一下了警车,格雷格就往空中抬了抬鼻子,脸上挂着不解的表情。


「怎么了?」约翰跟着抬起鼻子跟着格雷格的动作嗅了口空气,但除了一些格雷格闻不到的微弱香甜气味之外,他什么也没察觉,而那味道也没有特别之处,哪里都能闻到。


「我不确定是不是我们族群里有人搬来这附近,如果有,我应该会知道,」格雷格停下嗅闻的动作,他巧克力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担忧「她……闻起来有泪水的味道,而且很强烈。」


约翰与格雷格讨论之后,决定两人分头,格雷格循着味道去找他的族人,约翰则是去拜访死者公寓,原本两人走的路是分歧的,最后却在同一扇门前停下脚步,他们担忧的互望一眼,按响了门铃。


「……你好。」门后站着一位身型壮硕的棕发女性,她看起来非常憔悴,甚至将格雷格与约翰请到家里之后,才闻见同族的气味。


「他一个礼拜前才向我求婚,还没将这件事情告诉家族……」女性移动着缓慢的步伐走向放在窗边的天文望远镜,她似乎不想在同族的格雷格面前流下眼泪,悲伤的情绪却依然影响着探长,他在沙发上坐立不安的扭动,还得努力抑制住将结合断裂的母狼立刻带回去族群,让族群照顾她的冲动。


「妳不回去家族吗?我们毕竟是群体动物,如果回家……」


女性摇摇头,没有用言语回答探长的问题,反倒不断讲着已逝世的伴侣的事情「他虽然比我大不少,但对我真的很温柔,工作很认真,常常边看着夜空边跟我讲那些星星和蓝月的事儿,虽然是业余的,但他真的很了解星空……」女性狼人的眼睛很温柔,即使她本身并不好看,约翰却觉得在被爱情沐浴着的这个女人是非常美丽的,医生的蓝眼睛看向那座被擦拭得闪闪发亮却有一个明显的划痕的天文望远镜。


「妳未婚夫可能有得罪老板过吗?」


「没有,他的个性一直以来都很温和,我也没有听过他抱怨老板或是同事,」女人低头沉吟,却又突然像想起什么来的看着格雷格「但是,我想血族与狼人的结合其实已经不少见了,却还是有人要一直针对我们……」


格雷格顿时从沙发上弹起来「有人威胁你们的结合?」听到族人被欺负,他简直不能忍,在女性狼人悲伤的氛围里他更显暴躁,一副要去找人理论的样子。


「就是些只会喊喊口号泼个漆的混混……」


「反对血族与狼人结合的组织……?」约翰蹙紧眉头,因为在亚人转化前的世界,是有各种描述血族狼人恩怨的小说在市面上流通的,即使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血族与狼人之间有实质的恩怨,仍然有不少人认为亚人种族的存在本身就是这种冲突的证明,因此还是对小说内容深信不疑,这导致一些零星冲突的产生,原本当局也不甚介意,冲突却越演越烈,尽管只有少数人遵奉血族与狼人天生为敌的观念,却仍有不少暴力冲突在蓝月事件后十年密集的产生。


格雷格的叹息听起来充满无奈,身为警探的他当然熟悉这些事情,但他也无力去改变社会现状「我知道那组织,妳怎么都不向家族求助呢?」


他的同族站在窗边对他悲伤的微笑「我跟父母的关系不太好,况且那群混混除了偶尔会来骚扰,其实也没有胆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女人将垂在脸侧的头发拨到耳后,哭得红肿的眼睛紧盯着她的未婚夫留给她的天文望远镜「他真的很喜欢天文,我们说好了蜜月要一起出国看星星,谁知道……」


格雷格拍着同族的肩膀,发出安慰的喉音,约翰正视着女性充满哀伤的眼睛,他缓缓开口道「就我们所知,妳的未婚夫的死因跟美术馆里一件价值颇高的画作有关,他有跟妳提起这件事过吗?」


「什么意思?……画?你刚刚还问我他有没有与他人结怨……他是被谋杀的吗?!他那么好的一个人!」她的语气突然激动起来,揪住约翰的领口,既悲伤又愤怒的女性狼人力气甚至大到可以把约翰举在半空中「告诉我!是谁杀了他?妳刚刚问我他有没有跟同事结怨,是不是就是他的同事杀了他!告诉我!」


「妳别这样啊!」格雷格着急的想扯下同族掐紧约翰衣领的手臂,却又害怕弄伤她,只能着急地一边拉一边言语劝导「我们什么都还没有确定!妳要好好配合我们才能调查清楚事件真相啊!」


约翰见挣扎也没有用,索性用法术挣脱那双悲痛欲绝的手「妳冷静一点!我们绝对会逮捕凶手的,只是绝对需要妳的配合!」女性在双手没有施力点之后,瞬间脱力的坐在地上默默流眼泪,在这个时间她竟然还顾着待在这个空间的另一位狼人,尽量不让自己失去爱人的情绪干扰到格雷格,探长蹲下轻轻触碰着她的肩膀「我们需要妳的帮助,好吗?至少给我们他平常携带的笔记本或是日记之类的东西。」


她抹抹脸,身形艰难的站起,去已逝的未婚夫的桌上拿取日记本。


约翰发出一个无声的长叹,不管是哪个身分的他,法师,医生,军人,朋友,哥哥,都早已经历过生离死别,在他亲自为之送行的生命也不少,但他还是无法习惯那些溃堤的悲伤和看似平静实质却浓重无比的哀痛。


或许,他一辈子也无法学会面对死亡。


突然窗户匡的一声被打破了,迎面跳进一个身形高壮的光头男子,他环顾四周很快就锁定了目标,从女狼人手中一把抢去亚历克斯‧伍德布里奇的日记本塞进自己的内袋里,随后就将她的脖子单手勒住,另只手则是与在一瞬间变成狼的格雷格缠斗。


格雷格早在男人从窗户进来的当下就一嘴咬住男人的手臂,阵阵甜腻的血腥味混着极其浓郁的香甜钻进约翰的鼻腔,但他也来不及戴口罩了,拿着法杖就是一堆攻击型魔法往男人身上砸,短时间消耗大量魔力令他头晕目眩,被格雷格和约翰围攻的男人尽管觉得棘手,但仍毫不留情地继续掐着女狼人的脖子。


约翰觉得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那美味的气息让他手掌的骨头都要开始变形,体力在不断输出法术的情形下也快速流失,好香啊好想吃……如果只吃一口……一口……我好饿,让我吸一口血,满满的,充满罪恶氣息的鲜血……


然后他眼前一黑,一大片黑暗笼罩在他的眼前,腾空而起,发现自己被抱在一个怀里,那是熟悉的温度「约翰,冷静,等我一下。」


当他从夏洛克的大衣中探出头,重见天日之后,发现那个破窗而入攻击他们的男人已然躺在血泊之中,手臂和脖颈汨汨流着鲜血,格雷格浑身是血地正在穿衣服,夏洛克则正在擦拭嘴角,他看见约翰从大衣探出了头,便过来检查他好友的双手和牙齿「你变回来了。」


「不用担心我,反倒是那位女士……」


「她没事,只是有一点咳嗽,狼人没你想的脆弱。」夏洛克关心的看着他「你真的没事吗,刚刚你的手……」


「亚历克斯‧伍德布里奇是业余天文爱好者,」约翰打断夏洛克的话,抬手示意格雷格将日记给夏洛克看「这些是他平常在做天文研究的笔记,阿你呢?你那边有找到什么证据吗?」


「我在追着格兰姆,就是这个人,」夏洛克鄙视的瞪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接过那本日记本认真地翻看,顺便把蛇丢给约翰「他是业余天文爱好者?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你有看过那一幅画吗?约翰。」


「那是一幅绘有大片星空的画作,」夏洛克一边翻阅笔记一边说「那幅画是赝品的证据就藏在那片星空之中。」


借着格雷格的证件,他们很快地就和馆长一起站在那幅「世纪名画」前面,不过当然,如果警官证件不是从夏洛克的口袋里拿出来的话,格雷格的表情或许就不会那么可怕了。


「它不是赝品!」女馆长生气的对他们说,好像这幅可以赚很多钱的画并没有害死一条人命,也没有破坏一个未来会很幸福的家庭一样。


「你最好是老实承认,」格雷格显然搬出了警官的架式「已经有一个人因为这幅画死了,我们不希望再有任何人为此牺牲。」


这时候,蛇却突然亮起了红眼睛「30、29、28……」


「天啊。」


「是个孩子的声音!」格雷格就差没有把馆长抓起来揍了,他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馆长,嘴里发出威胁的低吼「这个孩子要因为这幅三千万美元的赝品而死了!」


「19、18、17……」


「这是污蔑!」馆长─温斯莱斯小姐表情有一瞬间的松动,但似乎是想到这幅市价三千万美金的画,又咬牙硬是不肯承认,约翰得尽全力拉住格雷格才没让他扑上去把馆长抓起来打,格雷格本来是性格温和的警官,但在闻到同族悲伤痛苦的气息之后就变了个样,约翰使出吃奶的力气才能阻止他的好友。


「不,别逼她说,我必须自己解出来。」夏洛克发疯似的翻着亚历克斯的笔记本「天文天文天文天文天文天文天文一定得要跟天文有关不然他怎么发现的星星对了就是星星这些星星哪里有问题。」


「9、8、7……」


「喔对了!是年份!太聪明了!他竟然看的出来真是太厉害了!这是1640年代的写实画作吧……」侦探似乎是翻到了答案。


「夏洛克!讲重点!」


夏洛克捞起被约翰丢在地上的蛇雕像大吼「范布伦超新星!」


现场一阵寂静,蛇的红色眼睛闪了闪,孩子的声音怯生生的颤抖着「他说我在一台公交车上,有人可以来帮帮我吗……」


侦探和他的好友们明显都松了一口气,女馆长的脸上却带着震惊与失望,侦探把笔记本上决定结局的那一页摊给约翰看「凡布伦超新星,出现在1958年。」


「所以……」约翰拢拢身上的衣服,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是不会出现在十七世纪的画作上的。」


格雷格看着约翰依然披着夏洛克的大衣而毫无自觉,缓慢的用手蒙上自己的双眼……情商低的世界他无法了解。


啊,两个坠入爱河的小笨蛋。




这一更实在短的对不起大家,本来是有要写到安德鲁威斯特的案子的,但是我最近真的特别特别忙,一天之中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移出来写文,下一更会多一些的!


TBC

评论(19)
热度(51)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