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衍生不逆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颂歌(HW,ML,奇幻AU,之后会NC17吧)CH15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CH10 CH11 CH12  CH13 CH14

CH15

 

约翰披着夏洛克的大衣,坐在火炉前捧着热咖啡,他海蓝色的眼眸里跃动着红金色火光。火焰的触角是温暖的手,温和的抚触约翰金黄色的头发,而夏洛克的手是温柔和煦的风霜,血族特有的凉冷气息却在此时格外温暖地轻轻包融他的不安,像阳光。

 

夏洛克在等他开口,也许并没有,血族修长的身体明明直挺的坐着,却看起来像要陷进沙发,很温暖,或许他可以……坐进夏洛克的怀里,因为那很,让人安心?喔不,他知道夏洛克值得他所有的信任,但不是以这种一厢情愿的方式。他的好友值得所有真相。

 

「夏……」

 

「约……」

 

两人同时开口「你先说。」

 

「那我先。」这一次两人的话还是重迭在一起,侦探与法师同时愣住,夏洛克把身体往后躺,看起来要被沙发淹没,约翰知道好友的意思是将发言权交给他。

 

「蓝月发生之后几年内,我们一家都转化成兽人,我一开始也是,但后来却渐渐失去兽人的任何一点能力,」约翰低下头看着自己互相交握的双手「但也没有像其他纯人类一样有法力,在这段日子里,蓝月对我好像一点影响都没有……我就去读医学院了,之后有一天……」

 

「我不是想听这个,」夏洛克打断约翰要说的话「我只想知道……我……」

 

侦探欲言又止,他感觉火炉里的光芒在腹腔里灼灼燃烧,那是他不懂得如何说出口的温暖「刚才看见你被挟持……」他抬起手,让约翰看见他还在发抖的手「你看,约翰,我在害怕,我以前认为我能把感觉脱离我的思绪,但你看,」夏洛克头微倾斜,看着自己无法停止颤抖的手「身体反应背叛了我,为什么我会害怕?」

 

夏洛克的怀抱一直以来都很温暖,约翰想,他看着夏洛克收回手,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火焰劈哩趴啦燃烧的声音真切而诚挚。

 

「我同样害怕,你很聪明也很厉害,但是……」金发的男人抬头望向他的侦探眼里「他可能会杀了你。」

 

「约翰,为什么我会害怕失去你?」夏洛克一步一步将脸庞贴近约翰,被靠近的男人坐在沙发椅上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脸本来是苍白的,但似乎因为火光的关系而呈现暖暖的红色「为什么我很想要这么做?」

 

夏洛克的嘴唇像正在融化的冰块,这跟那些无伤大雅的肢体碰触不同,约翰觉得冰块里冒出了火,比地狱之火还要滚烫,从与夏洛克接触的地方窜进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灵魂也被这把烧得边角扭曲蜷起,刚刚觉得221B室内很温暖,但是现在似乎有点太热了。

 

更多、求求你,给我更多,夏洛克想说的每一个字都融化在这个吻里,约翰第一次从夏洛克身上闻到香甜的恶意,那是极其强烈的占有欲与害怕的情绪,他因为夏洛克身上冒出的气息而觉得不安,可是却又因为吻而沉醉,只要他的动作微微逃离对方的唇,夏洛克就立刻追上来,像要把他整个人都吞吃入腹。

 

最终这场漫长火热令人窒息的吻结束在哈德森太太的惊叫中。

 

「明明看见你们回家了,敲门敲了那么久却都没有响应,我还以为你们俩小伙怎么了呢。」哈德森太太把托盘里的红色点心放在桌上「有热情是好事,不过食物也是必需的吧。」

 

德森太太下楼后,约翰一派无事地默默吃鲜血气味的布丁,而夏洛克盯着他看,似乎是期待约翰会先开口,冰凉滑顺的布丁沿着食道往下滑落,帮刚才过度灼热的体内带来一股清新,然而只要一想起刚才他们两个在起居室内那个火似的吻,约翰又觉得浑身躁热了起来。

 

最终先开口的人不是约翰「福尔摩斯在英国立足了五百多年,第一任家主即由都铎王朝授勋,但福尔摩斯家族却从来不曾曝光在任何大众可以看到的数据里面。」夏洛克看着约翰,口气淡然地像是在述说他经手的其中一件案子而不是他的家族「第一任家主,从我可以找到的数据里面,我推测他已经有血族的特征显现了。」

 

约翰瞪大了眼睛,他面朝夏洛克,右手把空布丁杯放到桌上「你的意思是,亚人族群血缘并不是蓝月所唤醒的?」

 

「我并没有那么说,」夏洛克脸上毫无表情,声音也依旧没有起伏「但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在蓝月出现之前,就已经有亚人族群在这个世界生活了,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莫里亚蒂要引发蓝月?」

 

在沉默的空气中,火焰燃烧的声音特别响亮,约翰看着夏洛克玻璃蓝的眼睛,他想着这眼睛的颜色,想着起居室舒适的温度,想着夏洛克变成蝙蝠窝在他手中时的温暖柔软,想着自己的蝙蝠翅膀「他曾经说过,他是为了找我。」

 

夏洛克没有必要说那一长串的话,就算他直接问最后的问题约翰也会回答的,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故事换约翰的故事,他不希望约翰单方面的挤压过往。

 

这是属于这个不谙情理的血族青年的善良。

 

「为了找你?」

 

「找『我们』,」约翰的眉毛微微抬高「我之前有跟你说过吧,我们族群确定有七个人,但还没有全部找到。」

 

夏洛克点点头表示理解,他转头将视线投向火炉,后又开口「那么,那个,你怎么看?」

 

「什么?」约翰不理解的歪头。

 

「那个……」夏洛克的脸颊很明显的绷紧了,他一副考虑很久才想出英语单字怎么发音似地从嘴边蹦出了个单词「吻。」

 

约翰被这跨越度极大的话题给惊吓得差点从沙发椅上摔下来。

 

他先假咳了几声,正襟危坐,他还以为夏洛克直接忽略了这个尴尬的话题呢,但想到那时候语气惊慌失措说自己从来不曾害怕过的夏洛克,他的心又一片柔软「夏洛克……你为什么要唔……吻我?」

 

他突然了解到刚才夏洛克想讲出「吻」这个字却讲不出来的感受了。

 

虽然夏洛克依旧维持着刚刚的姿势与眼神没有变动,约翰却不知怎地感受到他的手足无措「我只是想要,那样以普通人的规则来说…..很奇怪?」

 

「我们两个,不是普通人啊。」

 

约翰不自觉地朝夏洛克露出他一贯温和可爱的笑容,炉火依然燃烧的劈啪作响,他回头盯着约翰,心里浮现出再吻一次的想法。自从跟约翰成为室友……朋友之后,他体验了许多未曾感觉到过的想法,比如害怕,比如温暖,比如为了一个人去改变自己,比如想要触碰约翰的……欲 望,那是欲 望吗?

 

这些感觉汇聚成一双翅膀,带领他翱翔进一片他从未见过的天空,而那片天空是约翰眼睛的蓝。

 

「这是我妹妹送我的,」夏洛克看着约翰把从他们俩认识以来就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脱下,约翰看着这条月牙状的项链,自从认识夏洛克之后,总觉得他用这条项链还有口罩的次数大大降低了「她说,当我有一个需要保护的人时,这条项链就要送给那个人。」

 

「我觉得这个人是你,」约翰把项链放进夏洛克的掌心「谢谢你,夏洛克,我觉得你让我找到阳光。」

 

「阳光?」夏洛克把月牙状的吊坠握在手心,它的尾端尖角刺的他手心发疼,他想,再用力一点掌心就有可能被割得冒血了。

 

「我在卖弄文学才能,你不用懂也没有关系。」约翰听着炉火燃烧的声音「不过不要紧握吊坠,他尾部的尖端很坚硬也很锋利,可能会刺伤你。」

 

「你戴着这种会让你受伤的东西在身上?」

 

「我跟你说过,恶魔以人类的欲念和恶意为食,你记不记得我之前总是戴着口罩?就是为了隔绝那些对我来说很美味的气味,如果真的受不了了,」他单膝跪在夏洛克的面前,把他交迭的手掌摊开来,露出里面的吊坠,他看见夏洛克手掌里已经有明显的破皮「这个项链带给我的疼痛,能够让我保持清醒。」

 

「那你为什么不戴口罩了……我也没有看过你在用这条项链?」

 

「因为你身上有股特别的氛围,能盖掉其他味道,而我总是跟你待在一块儿。」约翰在夏洛克的手掌上写下一行咒文然后又画了两个圆把文字框住,在咒文消失之后,夏洛克手掌上的破皮便完整痊愈,约翰偏头看着炼坠,彷佛看见哈莉叶特微笑的表情,他用突然出现的法杖轻敲一下项链,嘴里念念有词,下一瞬间,月牙状的坠子上就毫无尖锐的形状了,每个弯曲都显得圆滑「这样他就不会刮伤你了。」

 

约翰把项链拉开用双手提着,越过夏洛克一头的黑色卷发给他戴上。

 

「我以为你只有一个哥哥。」

 

约翰戴完项链后下意识地触摸炼坠,他的眼神变的深邃悠远,彷佛看见了过往的美好时光「我的妹妹六年前过世了。」

 

「……」

 

「不用试图安慰我,事情已经过去了。」

 

夏洛克一边从沙发站起身,一边扶着约翰的肩膀让他也站直身体,他低头从约翰金黄色的头发,往下看到他的眼睛,海蓝色跳跃着火光的眼睛。

 

「约翰,你说你想保护我?」

 

「是。」

 

「那我也会保护你,用尽我所有能用尽的力量。」

 

约翰,总有一天一个认为你是天使的人会出现的,你看太阳……总是公平的照耀每个人啊。

 

哈莉叶特说的那句话再次回荡在他耳侧,那临死前用气音组成的句子此时突然轻巧美好的跳起舞来,歌颂着阳光。

 

夏洛克的怀抱温暖和煦,约翰想着,就像阳光一样。

 

***

 

「你想要什么?」

 

「请从我身上掠夺一切吧,我的女王。」

 

鲜红的唇吻着血,吞吐着罪恶的话语,蝎子从男人的肉体上抬起自己的身体,她与他喘着气,累极了,她眼角挂着黑色的美丽,分明的眼线是利刃,划破充满欲念的胸膛,为男人放进一颗服从的心,男人胸前法阵亮起,眼里已是一片着迷。

 

「亲爱的,你很美味。」黑色长发垂下,轻轻搔刮着男人的心。

 

「那么请将我吃干抹净吧,尊敬的殿下。」男人的四肢关节都被法阵固定住,不过就算可以逃跑,他也不会移动分毫,因为他现在满心都是对眼前女人的爱意与尊敬。

 

她将她所需要的一切从男人身上掠夺走,女人涂着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轻轻滑过男人的身体,艾琳‧艾德勒心里想着,男人身体布满鲜血的画面会比现在还要好看多了,可是那不是她需要的,她不贪婪,她只恋于欲 望。

 

她将最甜美的部分取净,罪恶的载体从她嘴边滴下,艾琳抚摸着男人的胸膛,令他离去,看着除了对她的着迷以外眼里不剩下任何感情的男人失魂落魄的穿衣离开。

 

过几天,伦敦又要死一个过度重视色 欲的男人了。

 

她的手机突然响起,女人挠挠长发,拎起放在梳妆台的智能型手机,原本毫无衣物遮掩的胴 体上缓缓浮现一件暗紫色的法袍,手机屏幕上出现两个男人的照片,艾琳先是饶富趣味的看了看黑发的男人,是她喜欢的类型,然后目光聚焦在较矮小的男人身上。

 

约翰,那个有鱼鳞的恶魔。

 

「我讨厌鱼,你真应该去闻闻烤鱼的气味,再美味的欲 望或恶意都掩盖不了那个可怕的味道,」她对着手机说「虽然他挺可爱,味道也挺香,可是我不喜欢跟他打交道。」

 

「别这样说嘛,我现在就只有你们两个好伙伴呢。」一条蛇从梳妆台后冒出「你老是嫌弃约翰,我可是会伤心的,阿斯莫──」

 

「别叫我那个名字,恶心死了,反倒是利维坦,你该多叫叫他的名字,好让他认清自己是谁。」她把手机瞄准了蛇用力一扔「明明是恶魔,却有圣徒的名字,让人不舒服。」

 

「艾琳,希腊时序三女神中和平女神的名字,你什么时候让英国和平过了?」蛇躲过艾琳的扔来的物品,手机落地后变成一只法杖,回到艾琳手中「我需要你的帮助,用你的力量去影响夏洛克福尔摩斯吧,约翰待在他身边,我投鼠忌器。」

 

「福尔摩斯?」艾琳玩味的咀嚼着这个姓氏「大福尔摩斯不是对我们的事略知一二吗?詹姆斯,你给了我一个大难题啊。」

 

「这对你来说不成阻碍,凡正大福尔摩斯本来就是灭亡目标,你就按照我说的这样做吧……」

 

TBC

喔呼呼这一章揭露了很多事情,福华进展好像也挺大啊,然后我发现之前要铺的梗好像没有铺的很好…之后应该会修改前文的一些部分

事实上我本来要让福华滚上床啊哈哈哈哈,但是想说这太快了哈哈哈哈啊哈哈哈才不是写不出来呢!

 

评论(6)
热度(46)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