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亮

BCMF衍生不逆

偶爾刷一點日常
MARVEL大雜燴真好吃
錘基 盾冬 鐵蟲 綠寡 賈尼 雙豹 奇異玫瑰
最喜歡發出的狀聲詞:呱、嘎

221D:Lawlybright
随缘居:闪闪橘子

【神探夏洛克】 颂歌(HW,ML,奇幻AU,之后会NC17吧)CH17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CH10 CH11 CH12  CH13 CH14 CH15 CH16



CH17

 

夜幕低垂,月亮静静的弯在天空中放光,像是微笑的眼睛。

 

「不过话说回来,这案子其实让我觉得不太对。」约翰捧着皇家玻璃烟灰缸,凉凉的触感让他的手很舒服,有点像夏洛克手掌的温度。

 

「我们在见到莫里亚蒂之后,没过多久就接到需要去跟艾琳‧艾德勒见面的案子,」夏洛克看一眼约翰,又把头转向窗外「或许这会是莫里亚蒂的阴谋,你想告诉我这个?」

 

「是的。」约翰攒紧了烟灰缸,手指用力的地方迅速发白「我从来不懂他在想什么,而如果这真的是莫里亚蒂的计策,我甚至也说不清楚他让艾德勒接近我们的原因违和,我或许……什么都不知道就成了他计划里的一颗棋子。」

 

夏洛克没有响应,约翰无法从侦探空白的表情里读出讯息,街灯的光线透过车窗在两人的脸上往后跑动,时间彷佛流质化了,一分一秒的从沉默的间隙中溜走,随着与贝克街的距离越短,约翰越觉得夏洛克的沉默不太对劲,甚至觉得汽车引擎的低声隆隆成为了这个世界唯一的声音。

 

约翰决定开口的同时,写着金色221B的大门已近在眼前。

 

「艾德勒的法力其实并不高,或许甚至比普通人类法师低,」约翰边付钱给出租车司机,边对站在身旁的夏洛克讲话「但她对情感和欲 望的觉察能力好过我和莫里亚蒂,因为这个原因,她很能掌控人的喜好和厌恶。」

 

夏洛克大跨步走上阶梯,开门声和车子渐远的引擎声在寂静的夜晚里特别响亮,约翰在跟着侦探进门的前一秒回头看着空荡的街道,太安静了,安静到令人不安。

 

街灯肆无忌惮的亮着,团团温暖的光晕在迅速转回头的约翰眼中只剩下一笔带过而模糊颤抖的黄色线条,结束在关上的大门之后。

 

「我们必须去找艾琳‧艾德勒,」约翰对着他的侦探这样说,后者正利落地解开围巾,脱去大衣「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救那些人,但……艾德勒一定知道,她做事总是会留一手。」

 

「约翰,」夏洛克终于说话了,却跟案情没什么关系「别一直说别人的事情。」

 

约翰看着转身面向他的夏洛克,侦探的表情看起来有点阴沉,跟刚刚在出租车上跟他一起因为烟灰缸而大笑的人不同,他似乎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

 

「但是,我们现在需要这些信息……不是吗?」约翰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夏洛克,语气有些退却。

 

「……」黑发男子定定的看着约翰,几秒后把脸转开「救人的办法只存在在艾琳‧艾德勒的脑子里面,是这样吗?」

 

约翰点头「我在想,或许我们可以对她下自白咒。」

 

「这个办法行不通,」夏洛克坐到自己的沙发椅上,伸手去按了按后颈「那方法不可能只有我们想要,她一定早有防备,而且她认识你,或许在莫里亚蒂的授意之下也对我有所认知。如果我没想错的话,你们三个……或许是你们族人分别擅长的领域、能力或魔法是不是跟七宗罪有关?」

 

「呃,是的,我在刚转化的时候,莫里亚蒂有向我说明这点,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形他并没有解释,」约翰搓了搓手臂「艾琳确实是擅长与性有关,或者诱 惑一类的魔法。」

 

炉子里没有火,室内温度很低,理论上约翰和夏洛克并不会对此感到寒冷,不过若不以冷为原因,约翰便不知道如何解释流窜过血管的那阵刺骨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因为夏洛克的语气太过冷静?

 

「约翰,我有一个计划。」

 

***

 

不对劲。

 

夏洛克躺在床上感受自己全身血液的流动,皮肤是血族该有的低温,而心脏暖热,他想要去抱紧约翰,告诉他血族的心脏竟因一个温柔的金发医生而滚烫,然后永远把约翰锁在怀里,哪里也不让他去,不让世界上其他人知道他的好他的坏他的所有一切。

 

他不知道普通人对爱人的感觉是不是跟他一样,夏洛克本能认为自己对约翰的占有欲其实有些太过,甚至贪婪的想要全部的约翰,更多更多……但这样的想法很……不对劲。

 

他想起约翰今天因为烟灰缸而发出的那种大笑,他试着从喉咙震荡出低沉笑声,却仿造不出那种温暖柔软的声音,约翰的表情非常可爱,眼睛笑的弯弯的像今晚的月亮,眼角因为笑容而挤出细纹,圆圆的鼻头让他看起来温和无害,眉毛上台挤出几条法令纹,最值得回味的是约翰看向自己的那种温柔的眼神,那些都是他拥有的,夏洛克细细品味约翰嘴角上扬和眼睛弯弯的弧度,把他眼里的那份喜悦收藏进思维宫殿里专属约翰的房间。

 

他想让约翰一直笑着,因为他的笑容那么好看,但是这样别人就会发觉这个小个子法师的美好,然后就会分担走约翰的一部份注意力,夏洛克并不嫉妒这个,因为约翰本来就是一个过度温柔的人,但是他想要约翰全部的目光都放在他身上。

 

夏洛克为自己的思考蹙紧眉毛,这听起来真是太矛盾了。

 

突然一阵刺骨的痛从脚底窜上大脑,全身都开始发酸,体内206块骨骼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尤其是肩膀的骨头,酸胀难受。

 

他从床上坐起来,活动活动筋骨,那种诡异的感觉又消失了,他让血液循环加快脚步,也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的思绪于是又飘向他的约翰,几秒后才突然想到了关于案子的事情,强迫自己去思考莫里亚蒂接下来可能会做出的每一步棋,揣度他的想法让夏洛克感到有些兴奋,对手非常聪明而且法力高强,但能打败让约翰感到痛苦的人这一点才是让他肾上腺素飙升的原因。

 

他必须尽自己所能保护约翰。

 

***

 

「对不起,非常抱歉,呃嗯……」男人焦急的脸庞与声音从屏幕上传来,他有着一头黑色卷发,衬衫失了整齐的模样,沾满泥土,脸上轻微挫伤「我刚刚就在这里被机车撞了,非常抱歉,但我能不能跟你们借医药箱?然后,呃,我可能也需要录像监视画面,很抱歉打扰了。」

 

金色头发的女管家先是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然后答应让男人进来屋子里稍作歇息。

 

男人在待客厅里走来走去,掀起了主人位置沙发的椅垫起来抹了几把,但似乎后来觉得这样东看看西看看的行为很不礼貌,所以便去坐在另一张三人座的白色沙发上四处张望,手里握着一条白色手帕按着伤口止血,顾盼间都是刚遭受车祸后的惊慌失措。

 

「听说你受伤了,你叫什么名字呀?」与刚刚金发管家不同的女人声音从门后传出,看来是女主人了,男人慌慌张张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向好心的女主人道谢。

 

夏洛克愣住了。

 

艾琳‧艾德勒未着一缕的出现在他面前,斜倚在门框旁,撩动着自己盘起的黑色头发「人在惊讶的时候,就会很难想起编好的假名呢。」

 

夏洛克两条眉毛轻轻皱在一起,表情似乎挺疑惑。

 

「您在想什么呢,福尔摩斯先生?假扮受伤的人来找我,这样的计划未免太简单了吧?您不可能没想到我会预知您的大驾光临,那么我们来问一个显而易见我会问到的问题吧,」艾琳‧艾德勒踏着轻缓优雅的脚步往主人位子上的沙发走去,红艳艳的嘴唇依着缓慢的步调吐出字词「约翰在哪里?」

 

「要怎么救那些被你取光求生欲 望而放弃生存的人?」

 

艾琳斟酌了几秒讽刺的话语才开口「拿一公升我的血给他们喝,但是拯救一个人就要让我去找至少三个人作为粮食来补充我失去的血液,这可是不划算的生意。」

 

……不!她没有打算说出来的!为什么她这样轻易就说出口了,难道他被下咒了吗?但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不是一个返祖血统的吸血鬼吗?为什么会魔法?…….「是约翰华生吗?让他滚出来!」

 

「不,不是约翰,艾德勒小姐,您能这么坦白,我与约翰感激不尽。」夏洛克把沾有污渍的白色手帕收进胸前的口袋「约翰从头到尾都一直存在在我身边,只怪您法术造诣不高所以没能识破我的约翰的隐身术,约翰,我们走吧。」

 

「真聪明,竟然骗得过我,我还以为你跟利维坦会直接来威胁我呢,」听见夏洛克平铺直叙的讽刺,艾琳叹了口气冷静下来,仰躺往沙发深处靠去,脖颈延伸出魅惑的曲线,一双眼睛眨呀眨的「不过您为什么不让华生医生出现在我眼前呢?」

 

「我不希望你们再跟约翰扯上任何一点关系。」

 

「这可顾不得您的意见。」

 

突然一阵尖锐的警报声钻进众人的耳朵里,夏洛克听见火灾警铃的声音,连忙往屋内地毯凹陷出两个脚印的地方急速看过去,艾琳跟着夏洛克的目光,辨识出约翰站着的位置,然后猛地朝约翰扑过去

 

她张口就咬,刚好咬住了约翰的肩膀,夏洛克看见艾琳嘴里咬着的地方突然喷溅出大量鲜血,约翰也因为突如其来的攻击而吓得停止了法术,艾琳几乎是不要命的嘶咬,鲜红色的血液成为她的洋装,约翰赶着在失血过多前朝艾琳施咒,当下却痛的讲不出咒语,手指用力抓着艾琳的头试图把她推离自己的肩膀。

 

夏洛克愤怒极了,他的獠牙一瞬间长的吓人,双眼血红的朝女人扑去,徒手捏着艾琳的脖子把她大力从约翰身上拔开,直接甩向后方,尽管只是一口,但咬的足够深入,约翰肩膀上的肉绽开,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夏洛克拿出刚刚偷偷抹在艾琳座位的黄色喷漆,但因为喷漆并不能直接喷洒在伤口上,治愈皱术只能写在靠近伤口的地方。

 

「火警发生时,母亲会朝自己孩子的方向望去,」艾琳一边忍着剧烈的疼痛一边从地板上站起来「大火总是能暴露我们最珍视的东西,真神奇。」

 

若是普通时候,夏洛克一定会直接朝艾琳攻击,但此时他只能小心用着可能会让约翰伤口感染的喷漆治疗约翰绽开的血肉。

 

艾琳当然没有放弃逃跑的机会,她从窗户一跃而下。

 

***

 

「我拿到约翰的血液样本了,」艾琳趴在旅馆的床上听着手机,而她的管家正细心的为她上药。

 

「哦哦哦,你总是让我惊喜连连啊小艾琳,」莫里亚蒂兴高采烈的响应「这样我就能做出跟约翰能力很像的人了!你真是完成了我一生梦想!」

 

「别用那么夸张的语气说话,总让人觉得你在唱咏叹调,」艾琳因为管家的上药力道而吸了口气「别忘记你跟我的交换条件。」

 

「当然当然,不过你没伤害约翰吧?这也在我们交易的范围内~~」

 

「我当然没有。」

 

艾琳的女管家凯特因为这句谎言而转头瞄她一眼。

 

「那就好,我保证妳在研究所的权限现在跟我是一样高的啦~莫兰已经在那里等你了,记得把约翰的血液样本给带去,要快一点喔。」

 

「不过我们的另一项交易我没法完成,」艾琳拍拍凯特的手,从床上坐起来「夏洛克‧福尔摩斯完全不受我的魅惑影响,他很不简单,或者说,返祖血族的力量不容小觑。」

 

「唉呀,那有点难办了是吧!没关系,妳有帮我拿到约翰的血我就很开心了,先这样啰我亲爱的阿斯莫─」

 

艾琳将手机关掉,搧了搧自己巨大的恶魔翅膀,眼神深沉。

 

「凯特,我的喉咙好痛,就算渴死饿死也绝对不能吸同类的血,简直跟吞盐酸一样,」艾琳跟凯特拿了一瓶水灌进嘴巴里「嘴巴里都是鱼腥味,真讨厌。」

 

「谁让妳那样做,」女管家又帮她准备了一瓶水「妳得庆幸妳是个恶魔,不然依照刚刚小福尔摩斯丢妳的力道,就算是个狼人也得全身骨折。」

 

艾琳碰碰肩膀上的毛发,脸色转回阴沉「如果我不是恶魔,我也不用遇到这种破事。」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艾琳复而开口「至少我知道怎么对付约翰‧华生和夏洛克‧福尔摩斯了。」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爱与欲这样明显,身为阿斯莫德的她,怎么可能没有察觉。

 

这值得好好利用。

 

TBC

 

 

 

嗯……我得跟大家说〈颂歌〉得暂时休刊一个月(可恶破了我双周更新的誓言),因为最近上大学了,再加上一些我自己搞出来的事情,所以会非常忙碌,后面剧情和大纲基本上我都已经想好,但仍然有些地方需要去思考修改,一个月之后当然一定还是会继续更新,虽然进度缓慢但是我会把他写完的,然而过程总是不停在自虐,凌晨两点半更新什么的我都干过啊哈哈哈。

后来发现我果然以后还是写写短篇开心就好,长篇我真的是写得越来越力不从心,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实在跟原本差异很大,有点对不起一直以来支持着我的读者……在这个月里大概会放一两篇之前写的小短文,然后〈颂歌〉就十月再见啰。


评论(6)
热度(38)

© 好亮 | Powered by LOFTER